逝者 | 李菁,落花随着流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一把青(香港) 日期: 2018-03-07

李菁(1948-2018)香港人,邵氏影星

《桃花扇》中的唱词,“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2018年最好的例证是谁?可能是李菁。

上月末在家中去世的李菁,曾是邵氏的当家花旦,出道时不过十几岁,圆圆的脸庞,有的是年轻本钱,演半世纪前最流行的古装戏与黄梅调电影,连续拿下两届亚洲影后。在《鱼美人》中一人分饰两角,与反串小生凌波搭档,既是娇滴滴的富家小姐金牡丹,又是活泼娇俏的鲤鱼精,在群星荟萃的大片《十四女英豪》中演杨八妹,与同样当红的何莉莉、汪萍等争辉,李菁的星光也不遑多让。女主角光环傍身,合作者从狄龙姜大卫到凌波李丽华,70年代林青霞初出茅庐,合影也只能站在她的边上。

直至与邵氏满约,懵懵懂懂的小女孩长大了,成了看上去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她与人合组电影公司,早早拿下山顶豪宅,搞生意、当老板,样样都做。那时的演员入行年纪小,一纸合约,漫长得如同一辈子,糊里糊涂拿青春换了一身名气,当恢复自由身,有的只图安稳,速速走入婚姻,有的则想闯一番天地,因为被压制得太久,终于轮到自己拿主意——李菁属于后者,却不复当年青云直上的劲头,一路为她护航的男友、母亲接连离世,投资也铩羽而归,从别墅搬到公寓,又搬到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楼,再后来关于她的消息,多是负面新闻。无论曾经多风光,也终究难敌民众的忘性。

入行易,脱身难。几年前,传出她因欠租与房东对簿公堂,记者再次出动,去她寓所楼下堵她求证。八卦素来捧高踩低,美人迟暮,越惨淡越有噱头,对着镜头,李菁几次拒绝,强调自己已经离开娱乐圈,“大家都做这一行,别人落难,应该要互相帮忙才对,我又不是要出来拍戏,记得没见过我,不要给人知道我住这里。”三十年不问世事,一番说辞仍是掏心掏肺,带着些江湖余晖。

尽管如此,跟拍的照片仍然流传出来,她剪短发、戴墨镜,画着浓黑的挑眉和粗厚眼线。据旧友回忆,尽管彼时她已境况不佳,但出手仍旧阔绰,一百一百地给小费,是早年养成的风范。年轻时的一众朋友,她更索性断了联络,离群索居,就这样在人群中隐匿许久。

讽刺的是,只求平静的影后,死讯反而闹成了社会新闻,起因是邻居发觉异样,保安报警,才发现她已倒在家中,不知过了多久。连续的长篇报道,标题当然都不是什么好词。更翻出旧账累累,从情史到家世无一遗漏,描绘惨状无所不用其极。外人唏嘘,一代红星,飘零若此,但是反过来想想,又如何呢?所谓的家财万贯子孙满堂,无非是世俗意义上的美好结局,但李菁显然是另一种,一句淡出,就再未走过回头路,不愿复出,是想观众记得她最美丽的样子。风光过美丽过,静悄悄地走了,也算是得偿所愿的平静解脱,百般滋味皆尝遍,身后种种,闹得再凶,与她又有什么关联呢?

义气儿女都出动了。李菁当年的同侪邵音音为她的身后事奔走,白雪仙、林青霞、马海伦等前辈与后辈为她出钱出力。是念及旧情也好,是心有戚戚也罢,李菁的那一句“别人落难,应该要互相帮忙”,他们都以行动印证了,她曾经投身过的江湖,并没有辜负她。

1948年出生于上海的李菁,是战争年代随父母南迁香港的一代。听闻因为她最喜欢的还是香港,上海的家人选择将她在港海葬。一日闲聊,有位前辈说起海葬礼俗,是要伴以七种颜色的花瓣抛洒,因为人世浮沉,象征七情六欲。更前一辈的女明星叶枫,在《落花流水》中唱过,“我像落花随着流水,随着流水飘入人海”,一语道尽了李菁宿命,繁花照眼,终是虚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8 第1期 总第562期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0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