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会意 | 焚琴煮鹤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邹金灿 日期: 2018-01-04

上一次看到这个“间”字的争论,是2013年的事了。不知道现在的中小学语文教学中,教师是否依然被告知要读“京口瓜洲一水间(jiàn)”?

2017年夏天,我一位朋友的外甥女来到广州探访他。小女孩来自沿海某市,就读于当地最好的小学,马上要读六年级了,这番来广州既是度暑假,也是向她这位博学多闻的舅舅,讨教一些语文学习的方法。

那段时间,适逢“部编本”教材出来了,中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古诗文比例大幅增加。小女孩拿出一本收录小学生必背古诗文的书,请舅舅讲解上面的诗。

说到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小女孩说,她的老师讲过这首诗,说这是李商隐写给友人的作品。

朋友当即告诉外甥女,关于这首诗,有两个说法,一种说法认为是作者写给妻子的,因为这首诗还有另一个题目叫《夜雨寄内》,“内”指的就是妻子;另一种说法认为是作者写给友人的,也即是她的老师所说的版本。

朋友跟外甥女说,从诗意上看,写给妻子的说法比较合理,这也是目前通行的解释。

说了这个意见之后,朋友马上去查了清人冯浩的《玉谿生诗集笺注》——这是李商隐诗集最经典的古注——看到冯浩说:“语浅情浓,是寄内也。”朋友合上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场景,自然是我脑补的。

小女孩信了。几个月后,冬夜,我和朋友出去吃晚饭,其间他的外甥女忽然来电,请他再次确认:《夜雨寄北》这首诗,究竟是不是李商隐写给妻子的?

原来,小女孩刚刚参加了一次语文考试,里面考到了这首诗。她回答说,诗是李商隐写给妻子的。然后,她被告知回答错误。

朋友听了,哭笑不得。我在一旁也唏嘘不已,默默地打开了百度,发现就连以不靠谱著称的百度百科,也说《夜雨寄北》是“写给远在长安的妻子(或友人)的一首抒情七言绝句”。

作为考官,你完全可以认定此诗是作者写给友人的,但不能断定“写给妻子”这一说法是错的,因为这是一首解释存疑的诗。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

王安石的传世名篇:“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被收入了人教版的小学语文教材中,与之相配的2005年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中,特别注明第一句的“间”字,要读jiàn。

许多人质疑这个读法。人教社为此专门答疑,坚称这个读法没有错,七绝可以首句不入韵,此字是“间隔”的意思。

其实,我们只要熟悉一下格律就知道,“京口瓜洲一水间”的“间”,要读平声jiān,一是因为,七言近体诗的正格是首句入韵,“间”、“山”、“还”在同一个韵部;二是“一水间”属于成词,古人大量用于平声韵脚里,杜甫的五律诗句“追饯同舟日,伤春一水间”即是如此。

关于“间(jiān)”字,《汉语大词典》有这么一个解释:“一定的空间或时间里。”王安石取用的就是“一定的空间”之意,整句诗并不费解:京口和瓜洲,近得只有一条江水的距离。

读jiān,凸显了两地很近然而诗人却难以前往的无奈之意,跟后面的“明月何时照我还”消息互通。古诗“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也是同样的笔法。如果读jiàn,貌似增加了动感,其实韵味已经大打折扣,迹近焚琴煮鹤了。

在对《泊船瓜洲》一诗的解释上,百度百科保持了一向的不靠谱本色,它特地对“间”字标注说:“根据平仄来认读jiàn。”

拜托,如果根据平仄来论的话,更加不应该读这个音,因为那样一读,这句诗的后面三个字都是仄声了。这种“三仄尾”的情况,通常出现在五言近体诗中,比如王湾的“潮平两岸阔”,然而在七言近体诗中是很少出现的。

上一次看到这个“间”字的争论,是2013年的事了。不知道现在的中小学语文教学中,教师是否依然被告知要读“京口瓜洲一水间(jiàn)”?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