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明星微博使用手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莲 日期: 2018-01-03

更多明星选择保守安全的策略,不明确表达喜恶,不频繁发表政治观点,他们谨守自己娱乐明星的身份,不期待以言论增添话语权和公共价值。

 

 

在玩转微博这一点上,章子怡应该跟王菲多学学,虽然同样未经认证,同样发言不多。章子怡的微博跟其他明星一样平平无奇,自己去了哪里见了谁,造访哪个城市,吃了什么特色美食,枯燥的行事历,除了粉丝没人会感兴趣;而王菲显然是一直在以“段子手”标准来要求自己,藏好大部分生活,甩出一些有趣的细节与大家分享,比如清晨睡乱的头发,或者对网友的调皮回应——最近有粉丝要求她不要跟汪峰谈恋爱,她回复:好的。连汪峰都用上头条自我调侃,王菲这样做算是没什么恶意的起哄,与微博的娱乐气氛非常和谐。章子怡或者帮她维护微博的助理,如果跟王菲虚心学学,也不至于闹出“我的音帝”这种尴尬事。

过去老牌明星只能通过报纸转手读者来信得知普通观众的想法,微博把这个世界变成平的,以往“明星—观众”的单向传播规律被打破,明星很容易就知道怎样笼络粉丝,以及什么样的语言行为不受欢迎,有些听不惯批评的明星直接迅速反应回去,比如赵子琪、姚晨和黄觉,都曾因网友出言不逊而动怒反击,反击之后却招来更多的批评,因为他们“被骂的人”身份被“有号召力的人”取代,有仗势欺人之嫌。明星微博有一条不成文的法则——不跟普通网友一般见识,用微博术语来讲,就是“不挂”——不用转发的方式回应网友的攻击言论。周蕙和刘若英曾因转发网友的批评言论,客观上导引粉丝围攻异见,被围攻的批评者被迫删帖封号,起因不过是说周蕙长得丑以及刘若英卖书的举动不合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微博虽是平的,但并不绝对公平,当明星与异见网友对峙,就好比相差悬殊的不同重量级选手被迫同场竞技,赢的不伟大,死的难光荣。

但明星也并不总是强势方,当台湾主持人兼歌手陶晶莹隐晦批评了热播节目《爸爸去哪儿》之后,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陶晶莹在采访中称自己也收到节目组的电话,但是出于对孩子成长的考虑,她婉拒了邀约。这段采访放上微博之后就变了味儿。陶晶莹被节目的粉丝围殴,一句“我家里很缺钱吗”惹了众怒,一拨又一拨的愤怒观众例牌要求她“滚出娱乐圈”,这其中有节目的铁杆粉丝、有参与节目的明星的死忠粉,还有一些对陶晶莹以往看轻大陆的言行早有不满的普通观众,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敌人走到了一起,最后逼得陶晶莹不得不删除微博并录制数分钟视频,即便如此,她还是被各种“嘴贱!”、“活该!”、“滚粗!”围攻,不予饶恕,不予原谅。

更多明星选择保守安全的策略,不明确表达喜恶,不频繁发表政治观点,他们谨守自己娱乐明星的身份,不期待以言论增添话语权和公共价值。微博对他们来说就是公告牌,由本人或助理根据需要发布信息,比如蔡康永的微博基本就是他心灵鸡汤书的雏形。还有一些明星将微博作为软文发布平台,之前某国产药妆品牌通过公关公司找了一批明星,他们在同一天发布微博,声称自己用了这个品牌的护肤品,效果很好。网友们对此并不惊讶,毕竟在何润东“此条8点20发”之后,这种品牌通过公关公司或微博营销公司收买明星微博的宣传形式,已司空见惯。也有一些年轻英俊的男明星非常善于提升粉丝的爱慕与示好,他们会频繁上传自己的剧照、生活照和一些英俊得不太明显的搞笑照,以及局部裸照,有技巧的隐秘卖弄性感,借以吸收、稳定和扩大粉丝队伍。更大胆的还会随机抽取爱恋满怀的狂热粉丝与之对话,这种既像机动车牌摇号又像宠幸后宫的方式,对于男偶像管理与维护庞大的女粉丝团效果显著、事半功倍。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