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力量 | 双雪涛 写作是个严肃的事儿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18-01-03

北风般冷峻的文字中,有坚定的信念与暖意。虚构的艺术里,有对人性尊严的真实记录。纵深度与硬度兼备的叙事,让个体的彷徨、伤痛、苦难、荒诞依次展开,爱与善、自由与梦想深藏其中。双雪涛的作品自有生命,鲜活而肃静、复杂而纯粹,我们从中读到的,可能是大悲悯,也可能是一声叹息

人物周刊: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自己的现状。

双雪涛: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我的朋友不多,尤其是搞文学搞艺术的,但是来北京之后结交了几个,都挺结实的,可谈的东西很多,所以算是个团结。紧张是因为我一直紧张,几乎每天都紧张,没什么新鲜的,天生的不安全感和自我怀疑。严肃是写东西,每天写一点,有时候实在不想写,但是琢磨琢磨,觉得这是个严肃的事儿,不是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自由职业其实最严肃了,所以还得坐那写。活泼是我给自己的期望,希望自己能活泼点,享受一点生活本身的乐趣,感受到一些微小的快乐,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人物周刊: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双雪涛:我不能完全理解他们,可以理解一部分,这一部分是因为我想要理解,因为我是他们的亲人,我必须得理解。不理解的部分搁置,少谈,因为那不是个体的问题。

人物周刊: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双雪涛:只说一本其实有点不现实,如果硬说的话,王安忆的《小说家的十三堂课》对我影响挺大的,没有这本书,我可能不会写小说。

人物周刊:对自己的(未来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双雪涛:我希望他自由,自己的心灵自由,就算我给他很大的压力,也应该反抗我,用行动回击我,争取自由。还有一点是,少看手机,多看看书,多看看树和河流。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双雪涛:前景难说,文学艺术领域的精神衰落挺明显的,理想主义者凤毛麟角,做样子和钻营的人太多,但是我不看衰比我更年轻的创作者,我们这代人太重得失,比我们父辈还要严重,年轻人也许会好一些,我希望他们好一些,又酷又高雅又勇往直前。

人物周刊: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双雪涛:我看重个人自由。个人自由不是无限的,有些人打着这个旗号活得自私自利,但是没有自由不行。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双雪涛:我珍视自己的好奇心,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心胸狭窄。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

双雪涛:买东西。参加不喝酒光吹牛逼的饭局。

人物周刊:为了创造和谐美好的世界,你期待自己充当怎样的角色?

双雪涛:先让自己美好一点,然后试着给更多比我美好的人创造机会。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双雪涛:最大的担忧是一直想写一本50万字的书,里面包含100个人物,中国人,外国人,地球人,外星人,活人,死人,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

(相关报道见本刊2017年9月11日第27期《双雪涛 是秘密使一个人区别于另一个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