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 | 偶像可以自由恋爱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文 柏小莲 日期: 2018-01-03

​最能制造虚拟世界流量的小生鹿晗,在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公布了恋情。

最能制造虚拟世界流量的小生鹿晗,在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公布了恋情。对方是小他7岁、有“京圈格格”称号的关晓彤,童星出身,爷爷是琴书泰斗。20岁的关晓彤,几乎跟鹿晗的主力女粉丝同龄。

恰好两人正在拍摄新电视剧《甜蜜暴击》,不过鹿晗的四千万微博粉丝估计感受不到甜蜜,只有暴击,更多的是心酸和心碎,经过这几天的发酵,可能还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和筹划报复的动力。

但凡对娱乐圈有些许了解、承认偶像产业存在的人,都不应该对鹿晗粉丝这一系列失态的言行进行冷嘲热讽。鹿晗这个名字能做到如今的家喻户晓,完全建立在他几千万粉丝不遗余力的疯狂洗脑式推销之上。2014年鹿晗的一条微博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评论突破了一千万,“是精心筹划的产物,是集体运动的结晶”,《GQ》杂志给出了这样的结论。在鹿晗出唱片、出演影视作品的时候,这个庞大国度的千万“子民”也是需要出钱出力的,他们绝不是简单的听众观众身份,他们所付出的金钱已经远远超过市场等价交换的平均值,换来的也不应该只是鹿晗作品的单次观赏权了。

以鹿晗为代表的流量明星并不是传统影视音乐行业制造出来的,而是新媒体助力之下的日韩偶像工业的产物,他属于“归国四子”的一员,本土生产的李易峰和杨洋,香港空投下来的陈伟霆等等,都应该算在这个范畴里,但鹿晗无疑是其中将流量变现得最迅猛、也即将是降落最快的一个,趋势无可避免,他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将这个过程勉力拉长而已。

流量小生下落的时机有很多,随着年龄增长和演艺圈更新迭代是最为正常的,除此之外,他们如果有涉黄赌毒,被朝阳群众检举给平安北京,基本上就代表娱乐明星生涯的终结,但是像鹿晗这种自曝恋情且连续发糖的,基本上算是自己关闭了上升的通道。其实早在两年之前,就有业内人士预测鹿晗的红并不具有长久持续的迹象。他的歌唱实力有限,影视作品反响平平,惟一能够支撑他长久不倒的只有现存的数量庞大的粉丝,而她们虽然口口声声称自己“面对他的作品,背对他的生活”,但内心仍然是买男朋友人设的账。也正是她们,在恋情以这种几乎残忍的方式曝光之后,才会精神失控、集体崩溃,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才可能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才清楚自己的偶像最吸引人的部分,是他的“单身”状况给她们塑造出的信仰。而关晓彤身份的明确,将令这个泥塑金身彻底破碎。

顶级偶像公开婚恋状况之前也有过,比较轰动的是当年成龙公开恋情之后,有女粉丝自杀;木村拓哉宣布婚讯之后,新婚妻子遭受了全国女粉丝的公开攻击,手段的残酷和多样令人吃惊;刘德华长期隐婚,一朝公开也闹出了很大的风波。但是这三位的成绩远非眼下这些流量小生小花能比的,鹿晗选择这种近乎自毁式的公布,应该不会是他交给娱乐圈的一份决心书,更有可能是一种退隐的序曲,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鹿晗和他背后的千万“女友”们,都将会是当下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娱乐圈最为精彩的注脚。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