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日军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群像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北青深一度 蒲晓旭 日期: 2018-01-03

“等这批老人去了,这段历史会像灯油燃尽一样,永远灭掉。”74岁的细菌战受害者王福元说,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2017年,距日军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对日诉讼已过去整整20年。

1997年8月,义乌崇山村30名受害者联合浙、湘两省共108名受害者,在日本律师、学者的帮助下,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同年又有72名原告起诉,共180名原告,案件被合并审理。经十年诉讼,案件被诉至日本最高法院,日方法院认定了日军在华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驳回受害者索赔及道歉的诉求。

当年对日诉讼的180位原告代表,现仅剩约三分之一在世。时间侵蚀着这些生命。在常德,当年61位对日诉讼原告中,仅21位在世;在义乌上崇山及崇山二村30位原告中,仅9人在世。

“等这批老人去了,这段历史会像灯油燃尽一样,永远灭掉。”74岁的细菌战受害者王福元说,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湖南常德

1941年11月4日黎明前,一架日本军机在常德城区鸡鹅巷、关庙街和东门一代投下大量谷、麦、破布、棉花等弃物。

两天后,鼠疫在常德开始流行并迅速蔓延,死亡人数超过1.5万人。常德大西门外建有焚尸炉日夜焚烧疫尸,因疫尸太多,三座焚尸炉烧塌了两座。1949年12月,苏联审判日军731部队战犯时,对方承认在常德实施了细菌战。

史料记录,在鸡鹅巷一带日军共投下了烈性传染鼠疫细菌36公斤,鼠疫在常德地区肆虐了两年多时间。

浙江丽水

1942和1944年,日军两次对丽水、遂昌、松阳发动地面进攻,并在丽水投放了鼠疫、伤寒(副)、炭疽等细菌。

日军撤退后,丽水瓯江两岸、太平溪两岸、丽水机场周边农村不同程度爆发过腿部皮肤溃烂症,创口久不能愈,被当地人称为“烂脚”病。

据丽水细菌战史料研究会统计,丽水目前尚有“烂脚”病人一百余人。

浙江义乌

1942年9月3日,日本军机低空飞过崇山村,没扔炸弹,却见尾部喷出一条长长的雾状物。十多天后,崇山村四处可见毛耸腹胀的死老鼠。次月,村民陆续出现吐血、红眼症状,并很快死亡。因起初不知病情,亲朋前来探病、办丧事,使得疫情迅速传播并蔓延至周边二十多个村庄。

为检验攻击效果,日军又连续4天到崇山村挖走死难者脏器。后又以治病为名,将四十多位患病村民骗至距村一公里的林山寺中进行活体解剖试验。同年11月,为毁灭罪证,日军进村放火,烧毁了176户421间房屋。两个月内,占全村人口三成的403人死于鼠疫,23户死绝。

85岁的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代表张礼忠在家中锻炼身体

73岁的常德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高绪官在家中看报纸

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74岁的崇山村村民王福元在村中老年协会休息

在崇山村老年协会里,一位细菌战受害者家属在崇山村死于细菌战村民名单山指着自己亲属的名字。在崇山村爆发鼠疫的两个月内,共有403位村民死亡,23户绝户

83岁的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李宏华,站在常德桃源县吉安湾村的家门口

丽水莲都区老竹镇,86岁的傅君华

丽水莲都区水阁镇,84岁的王松强躺在家中修养

丽水莲都区碧湖镇,84岁的徐丙翠

兰昌礼,91岁,现居丽水云和县石塘镇

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代表、80岁的崇山村村民王晋华在厨房安放捕鼠器

93岁的义乌市崇山村村民王化涛在家中展示自己写的书法,他是村中最年长的细菌战受害者

叶张齐,93岁,现居丽水云和县石塘镇

84岁的常德细菌战受害者易孝信在家中给自己做按摩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总第631期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