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当我断食时,我想些什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刘洋硕 日期: 2018-01-03

更重要的是:我是不会放弃美食的。对一个吃货来说,那意味着全世界。

 

18个小瓶子摆在我面前,为期3天的断食就此开始——按照要求,3天里,每两个小时一支蔬果汁,除此之外,唯有白水。

我是后来才知道,这样号称可以“排毒清体”的果汁断食疗法,已从美国流行到香港。严格意义上讲,这不算完全的断食。不过,当我看到这些瓶子就已经开始意识到:人们将它称为断食,一定是因为这一小瓶连漱口都不够。

是否“清体”我不得而知,反正科学爱好者定会对这种“疗法”嗤之以鼻。但3天不进傈僳,“轻体”是一定的。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尝试断食了。第一次是写大饥荒报道时,为了体验饥饿的感觉。那次,饥饿感持续了不到一天,我就忍不住与川菜馆的水煮牛肉约会了。

这一次,我决定做个有毅力的青年,尽管那少少的蔬果汁难喝到像在吃草。第一天,食欲只产生于对美食的一贯热爱。这使得断食更像是行为艺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这个时代,除了追求美好身材的年轻男女,和追求“辟谷”养生的潮流土豪,世界上的主动断食行为大都与政治相关。最著名的当然是甘地,他一生绝食十几次:支持罢工,反对英国统治,抗议宗教间的仇杀……当然这样的禁欲同样是他的人生追求——据说他37岁就已经放弃性生活了。

我也在担心会不会断食时间久了,自己也无欲无求到放弃性生活。因为在断食的第二天,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更像是在修行。

当饥饿充斥身体,与欲望的战争就此展开。那一天我几乎是看着表盘上的指针,等着冰箱里的蔬果汁。与此同时,脑子里开始出现馕坑肉、烤包子、大盘鸡……我会在心中碎碎念“那是魔鬼!魔鬼!魔鬼!”可是,我爱魔鬼!

断食悟道在各个宗教都有提及。北传佛教相信,释迦牟尼苦行6年,一日食一麻米,此后菩提树下发愿“不成正觉永不起身”,最终7日悟道。而在《圣经》里,摩西接受十诫,犹太王遇见上帝,耶稣遭遇魔鬼诱惑,都断食了40个日夜。

断食同样引起过作家卡夫卡的兴趣。在他的短篇小说《饥饿艺术家》中,那位绝食表演者的表演同样不会超过40天。这样残酷的表演,在现实中风行一时。2004年,一位美国魔术师把自己悬挂在伦敦塔上的一个玻璃箱里决心断食44天,创造了“饥饿世界纪录”。据说,他后来自己承认这只是一场“表演”。在卡夫卡的小说结尾同样有对断食的怀疑。濒临死亡的断食表演者坦言:绝食是“因为我没有找到我喜欢的食粮”。

其实断食到了第3天,“喜欢的食物”就已经不重要了。断食开始变为一种苦行。大脑中,前一天的魂牵梦绕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腹带来的胃部不适。当然,当我选择无视它,这世界仍可以继续。那天晚上,我已经可以做到一边喝着热水抵抗胃痛,一边在金鼎轩看着朋友塞进一笼虾饺、一份春卷、一盘青菜、一碗西米捞……不为所动。

有一些我是没敢告诉那位朋友的。早期基督教的虔诚苦修士们相信:人类在自己的身体内塞进了太多不必要的食物。这些食物每天都转化为多余能量,变为性欲和暴戾宣泄出来。禁食可以回归未堕落的阶段。

一些印度瑜伽论的追随者,如今仍将断食视为保持最亲近至上意识的状态,它们甚至也为之寻找到了“科学的解释”——断食时,人体不需要太多能量来消化食物,大脑思维会变得清晰。当然,如果你稍微想想,就会发现这逻辑其实蛮混乱。

当禁食过了第三天,对食物的欲望真的开始完全消失。我发现身体进入另一种状态:困扰我的问题已经不是我能否坚持下去,而是我到底想要坚持多久。

最后我决定去进食。因为坚持下去,换来的可能是厌食症,甚至就此“挂掉”——这道理好像是:当你单身到发现自己不需要女朋友的时候,正是你最需要马上交个女朋友的时候。俗话讲,物极必反,不约而同(经常不与女生约会而变成同性恋)。

更重要的是:我是不会放弃美食的。对一个吃货来说,那意味着全世界。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