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婴儿连体 难舍难离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文 田建明 日期: 2018-01-03

邹永成为两个孩子取名邹继超、邹继凡。他解释:希望一家人靠着“超凡”的毅力活下去。后来,他改“凡”为“帆”,想让孩子“一帆风顺”,不再遭受磨难。

3月16日,邹永成、程青娥夫妇抱着做完连体分离手术的双胞胎儿子,从上海出院回到浙江海宁。“大儿子有点内向,比较安静,小儿子很外向,喜欢‘哇啦哇啦’说话逗人。”程青娥介绍。

邹永成今年35岁,已经在海宁市做了十多年的油漆工,妻子程青娥大他两岁,两个女儿正在老家江西省余干县上小学。2015年初,程青娥怀孕,一家人惊喜之余,却面临着接二连三的考验,怀孕约6个月时,胎儿被查出是连体双胞胎,医生按照惯例建议引产。

夫妻俩一时难以接受,去南昌一家医院复查,医生的鉴定结果相同。唯一变化的,是孩子腹部、肝脏粘连的范围,从上一回的39毫米又有所增加。医生按照惯例陈述利害,仍然建议引产。

连体婴儿,一般解释说,同一个受精卵分裂成两个胚胎细胞时,没有完全分裂开,就会形成连体双胞胎,在5-10万次怀孕中只有一例。大多数连体双胞胎在胚胎期就死亡了,能活着分娩下来的几率约为15万分之一。这么少的“幸存者”出生后也常因重要器官畸形或喂养、医护不当而夭折。

程青娥出生在渔民之家,自小跟随父母在船上漂泊,没有上过学。“孩子在肚子里乱动,想到他们出生后就会活蹦乱跳,怎么也不忍心流产。”她说。

2015年9月29日,在上海一家妇保院,产科主任让邹永成夫妇认真考虑半个小时,决定是否留下,医生甚至半开玩笑说,“你们已经有俩女儿了,肚子里如果还是女儿,你们会要吗?”

邹永成夫妇仍然坚持留下,“虽然我们也不知道男孩女孩,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生。”程青娥说。医生微笑着鼓励她。怀孕大半年,冒着自身的危险保胎,这道选择题在程青娥心头的答案越来越肯定。

当天,程青娥经剖腹产生下一对连体双胞胎男婴,母子三人立即被送入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这对连体婴儿虽有独立心脏,但腹部、肝脏相连,而且有异常血管相互沟通,很容易相互感染。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两个婴儿体重共4.05千克,大约3个月后体重超过8千克才适合手术。一家人为了省钱,选择离开高消费的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回到海宁出租屋护理。不到一周时间,连体婴儿突发感染,高烧腹泻。邹永成夫妇连夜找出租车,一路狂奔到上海医院,值班医生告诉他们,两个孩子双双虚脱,幸亏来得及时。

1月12日上午,连体婴儿马上要送进手术室,程青娥抱着孩子泪水涟涟。手术前,一对婴儿因为要提前几天不能喝奶进食,饿得哇哇叫一夜。所幸,手术成功了,共用的肝脏被均分到两个孩子体内。之后两个月里小兄弟俩在NICU病房,在普通病房,在反反复复的交叉感染中,切口逐渐愈合。

邹永成为两个孩子取名邹继超、邹继凡。他解释:希望一家人靠着“超凡”的毅力活下去。后来,他改“凡”为“帆”,想让孩子“一帆风顺”,不再遭受磨难。

程青娥亲自把连体婴儿抱上手术车,送到手术室门口

两个孩子伤口已经痊愈,精神越来越好

邹永成夫妇带着双胞胎孩子留影,为人父母,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两个生命以特殊的方式降临,让家人又喜又忧

3月16日,上海到海宁的列车上,邹永成与妻子程青娥抱着分离成功的孩子。分离手术让他们举债近20万,接下来还要面对经济压力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