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横琴马戏秘境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图 本刊记者 方迎忠 文 本刊记者 孙凌宇 日期: 2018-01-03

城市的变化让Floyd感到欣喜。回想这10年,他说就像是一觉醒来,置身一片wonderland。

小丑出场的一刻,马戏表演开始有了仪式感。横琴岛剧院内的灯光暗下来,5000个幽蓝色的座椅形成一道光圈,包围舞台。4个小丑拍着手掌从不同的角落跳跃而出,他们妆容夸张,戏服膨胀,但似乎是为了打破规整,他们从外形上依然很容易区分。一个很高,一个很老,一个很胖,一个头发很长。暖场环节,他们负责活跃气氛,随时准备好从口袋里掏出小熊玩偶或折成花的气球与观众互动。

最高的小丑叫Sasha,身高将近1米9,巨人一般,最为抢眼。他来自摩尔多瓦,一个位于东南欧的内陆国家,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接壤。比起家乡温带大陆的四季分明,他更喜欢这里漫长的夏季。来到珠海一年多,迷恋功夫与喝茶。读小丑学校之前,他做过体育老师,浑身散发着硬朗的喜感,说起买化妆品时的尴尬经历表情丰富,眼珠子一刻也无法停止转动。保持快乐是小丑的必修课,他每天告诉自己,生活是好的,哪怕饭菜太辣,但生活是好的。问他为什么来中国,他说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因为中国的女孩好看。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百多位像Sasha一样的异国演员陆续加入了在珠海长隆上演的国际马戏大秀中。横琴是珠海最大的海岛,成立不到7年,与其他发展迅速的自贸新区一样,有着相对干净的空气和大片等待开发的土地。它位于珠海市南部,与澳门一桥相通,最短距离不到200米。

演员们身怀的绝技不同,但有很多地方共通。他们经验丰富,去过很多国家演出,漂泊是常态,但不孤独。他们往往拖家带口,或者寻找新的归宿。荷兰魔术师的女朋友是俄罗斯舞蹈队的队长;罗马尼亚女神的老公是鹦鹉师,9岁的女儿在当地的国际学校读书;俄罗斯老夫妻负责遛狗,他们的女儿则表演驯狗……

马戏表演每晚7点半上演,白天的时间,负责各个节目的演员分时段训练,休息时,他们会健身、游览海洋王国、结伴去景区附近的风车山,或者市区的圆明新区,如果时间更加充裕,则可以去澳门、香港溜达一圈。考虑到俄罗斯演员人数最多,3名俄语翻译也轮班住在员工宿舍和他们一起生活。

剧院最新上演的剧目叫《Wonderland:秘境奇技》,一个半小时里囊括了魔术、飞人、抖杠、舞蹈、手技、飞车等十几种表演,比起传统的大篷车时代,如今的马戏表演变化剧烈,更接近于Cirque Do Soleil(太阳马戏团,全世界最大的剧团)的表演形态,将杂技、舞蹈、表演融合成完整的故事展现于观众面前。其中音乐伴奏是现场最重要的一环。

剧院的乐队指挥Floyd来自菲律宾,他成长于音乐世家,继承了父亲的天赋,6岁开始学长笛,一直接受正统的音乐教育,参加过亚洲青年管弦乐团,毕业于圣托马斯学院的音乐学院,崇拜Emmanuel Pahud和James Galway。

他曾在剧院、餐厅、香格里拉酒店做过兼职,相较而言显然更热爱马戏团的工作方式。他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愉快的创作。大多数时候,他站在舞台高处,指挥十几人的乐队,配合演出掌控全场节奏,穿着飞行员服装玩世不恭地吹奏1920年的古董Buescher萨克斯风,变换道具布景的串场时,他便走下来与观众互动,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环节。

婚前他每天练习五六个小时的乐器,如今他36岁,时间更多地用来陪伴两岁的儿子,“事实上,我觉得马戏团也像是我的儿子。”他熟悉每一个团员,了解马戏团的一切,他看着它长大,并坚定地认为它潜力无限。

城市的变化让Floyd感到欣喜。回想这10年,他说就像是一觉醒来,置身一片wonderland。

小丑Oleg(左一)问我有没有看过《返老还童》,他说自己就像电影里的Brad Pitt,出生时长了张老人的脸,如今老了,却越来越像婴儿。最高的小丑叫Sasha(左二),身高将近1米9,巨人一般,最为抢眼

来自荷兰的魔术师 Niki(女)和Jim(男)。Niki在经典魔术《nightmare》里演女巫,假睫毛又长又厚,看似复杂的妆容她10分钟就能搞定。男主角Jim戴着放大瞳片,对身处的环境仍然感到兴奋,“刚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现在餐馆、超市迅速冒了出来,像变魔术一样!”他准备了7套戏服,即使被演出中的烟火烫出洞也可以随时换装

来自巴西的Welton的表演让人印象深刻,他穿着蜘蛛人的戏服,在高空灵活地做着危险动作。他的双臂和后背是大片在布达佩斯留下的文身,一只展翅的鹰。对于不使用保护措施这件事,他的解释是,一方面他已经练了29年,太过熟练;另一方面,“God is the protection”

来自俄罗斯的手技表演成员很年轻,都在20岁左右,他们每天练习扔捷克棒3小时以上,以至于平时拿到什么都想扔,尤其是瓶子。手掌练出厚厚的茧,有的甚至发青

来自阿根廷的鼓舞舞者Flor(女)和Gonza(男)。除了常见的踢踏舞和打鼓,他们的拿手好戏是快速挥舞Boleadoras,这是一种系有3个重球的套索,巴塔哥尼亚的游牧民族曾用它们来狩猎,如今用来表演也同样精彩

摩托车手们来自澳大利亚的Freestyle Kings组织,平均年龄24岁,以猴子自称,充满活力,骑着摩托飞天遁地。尽管有烫伤,但安全落地后“呼”的那一刻是最好的奖赏。他们掌握的中文还不多,最常说“我爱你”、“再见”和“青岛啤酒”

来自罗马尼亚的女神Tania。她高挑貌美,8岁开始学跳舞,今年过年期间横琴新馆开幕后从舞蹈演员转为“女神”,看到印着她照片的公交车驶过,会兴奋地用中文大叫“我”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总第612期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07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