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间谍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若安 日期: 2018-01-03

几个也门共和国卫队的官员,让这个8岁的男孩把微型电子跟踪设备放在养父身上。小男孩点头答应了。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热爱的养父已面临杀身之祸。更想不到的是,他的亲生父亲可能因为参与这桩暗杀计划而送命

 

作者Nath

 


 

近日,在“基地”组织播放的一段录像里,一个叫巴克的8岁也门男孩 “供认”,自己充当间谍,导致疑似“基地”组织头目的养父卡迪被美国无人机的导弹炸死。一桩牵涉到奥巴马政府、也门情报机构和共和国卫队的“谋杀”事件,既让“基地”赚足了粉丝,又让国际社会对反恐战争的底线产生质疑。

 

“恐怖星期二”杀戮名单

巴克的父母和他的5个兄弟姐妹都住在首都萨那。身为也门共和国卫队成员的生父库拉耶比收入微薄,无法抚养这么多孩子。两年前,他将巴克送往邻近小镇与远亲同住。小巴克白天捡塑料瓶,晚上露宿街头。也门第33装甲旅的军官卡迪遇见又脏又瘦的巴克后,心生怜爱,收留为义子并且送他上学。

2012年10月25日,恰逢穆斯林的重要节日宰牲节。巴克接到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任务”:几个也门共和国卫队的官员,让他把一个微型电子跟踪设备放在养父阿德南·阿尔-卡迪的身上,仅此而已。

 小男孩点头答应了,因为他们都是父亲的好友,他信任他们。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热爱的养父已面临杀身之祸。更想不到的是,他的亲生父亲可能因为参与这桩暗杀计划而送命。

 要杀卡迪的是奥巴马政府。理由是:他可能是“基地”成员。

“什么是‘基地’组织成员?”美军掌握的有关卡迪的证据,谈不上多充分。自从击毙本·拉登之后,他们的目标变成了卡迪这样的角色——不一定有清楚的“案底”,但有很大的恐怖嫌疑。

奥巴马政府也对此给予了政策支持。一份秘密的司法部文件表明,如果有“知情的美国高级官员”确定某位美国公民是“基地”的高级头目,就可以对此人动手。其前提是,此人已构成“实时”威胁,而且确认没法活捉他。

卡迪正好符合以上条件。在奥巴马每周二召开的秘密反恐会议上,他被列入了“恐怖星期二”杀戮名单。

2008年年底,美国驻也门大使馆遭炸弹袭击。事后,“基地”宣布对此负责。而也门情报系统获悉,卡迪为恐怖分子提供了军方的通行证。作为Sanhan部落成员,卡迪是为数不多的能接近也门前总统萨利赫的军官。此后,尽管萨利赫同意逮捕卡迪,但后者只在监牢里服刑数月就重获自由。

之后两三年,美国情报机构确认,卡迪已经成为了“基地”组织也门分支机构的领导人。因此,当奥巴马决定实施更多的无人机猎杀计划时,卡迪在劫难逃。

 

他把跟踪器放进养父的口袋

美国军方随即联系在也门的合作伙伴,希望后者能够帮助找到卡迪,实施定位跟踪。

在接受任务后,中间人立刻联系到了士兵哈菲扎拉·阿尔-库拉耶比——巴克的亲生父亲。他没有过多犹豫便答应了,因为合作的条件实在是太丰厚了——能得到一辆新车,一座新房子,还有5万也门币(合1400多元人民币)。这足够全家脱贫了。

2012年10月,库拉耶比把巴克接回了家。没人知道巴克接下来的几天做了什么,之后的半年又遭遇了什么,直到一段视频的公开。

今年4月19日,“基地”公布了一段时长12分钟的录像,主角正是库拉耶比和巴克父子。巴克用紧张的口吻描述,去年10月25日的会面之后,父亲给了他电子跟踪器,共和国卫队教他如何来激活使用,直到他完全掌握要领,他们才放心离开。他说,那3个官员嘱咐他,在10月31日或11月1日“行动”。

 巴克承认,10月31日那天,自己“爬上他(卡迪)放衣服的桌子,把那东西(跟踪器)放进了他的口袋。”在卡迪从浴室回来之前,他悄悄溜回地上,又把另一个电子芯片放在了橱柜下面。尽管他怕养父发现,挪开了第二块芯片,但第一块芯片一直在卡迪的衣服里发送信号。

对事情的真相,巴克和卡迪都一无所知。美国大选的次日,11月7日傍晚6点半,卡迪走出大门坐进一辆SUV,一个叫阿布·拉德万的人在那儿等着他。根据跟踪器发出的信号,他们头顶的无人机发射了一枚导弹,卡迪和拉德万当场毙命。

2013年1月15日,一个名叫拉希布的“基地”成员绑架了巴克。几天之后,拉希布也被美国无人机炸死。但巴克父子仍在“基地”手里。

在录像里,库拉耶比问儿子,是谁让他放跟踪器的?他列出了3个名字:加莱斯和尤巴里少校,还有加瓦斯副官。

库拉耶比追问:“是谁最先教你的?”

“加里德军官,”巴克的意思是加莱斯,“你的朋友。”

但两天后,加莱斯和尤巴里都否认了指控。尤巴里告诉媒体,他已经有5年没跟库拉耶比碰面了。但围绕这桩谋杀事件,现在却有了更多的“证据”。也门Sanhan部落成员、当地记者、NGO都相信,8岁的巴克就是间谍。

 

“基地”组织的报复

奥巴马曾经声称,在反恐战争中,希望能做到谨慎和公允,不要滥杀无辜。但随着剿杀恐怖分子的气氛高涨,判断的边界开始模糊。

 锁定卡迪为目标后,美国希望也门政府能准许他们进行无人机轰炸,这比逮捕要更加直接有力。也门方面表示同意,有些官员甚至告诉美国人,卡迪是“基地”在也门的领导人,他家屋顶上的黑旗就是和“基地”联络的暗号。

但也门情报机构的态度却没那么肯定。2012年1月,卡迪还曾经代表也门政府跟“基地”谈判。而且卡迪不像其他“基地”成员一样住在深山里,他的家就在村子里,离前总统萨利赫的官邸很近。

录像发布后,白宫官员对《大西洋月刊》称,“美国政府利用8岁男童当间谍的传闻完全不实。”

那么录像和认罪都是伪造的吗?不管怎样,这段录像的宣传效应显而易见:如果也门人相信共和国卫队利用无辜的儿童来帮助实现美国的意图,那么“基地”会赢得广泛的同情。而也门人对录像的真实性确信无疑。

卡迪的兄弟西姆耶尔便是其中的一个。他不怪小巴克,而是打算控诉美国和也门政府。

在像也门这样民众对政府缺乏信任的国家,“基地”已经发展成为另一个可信的信息源。也门政府的一名匿名官员说:“‘基地’可能比军方还有公信力。”

“基地”宣称巴克是无辜的,但他的父亲需要对卡迪的死负责。录像的结尾,一行英文字幕滚过屏幕:“每个拍过录像的奸细都没活路!”虽然这段视频没有给出极刑的画面,但很多也门人都相信,库拉耶比已经被“基地”处死。而小巴克的下落,至今还是个未知数。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