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李琦 一夜成名的滋味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刘牧洋 发自上海 日期: 2018-01-03

“我的人生,从导师转身那一刻就不一样了。”李琦说。

10月7日,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在上海宝山体育馆举行。走上决赛舞台的前一刻,四强选手之一李琦没来由地一阵紧张,这是他人生走到现在最具仪式感的时刻——作为今年收视率最高的一档选秀节目,上亿人的眼睛落在冠军身上,而他也许会是那个问鼎者,这样的压力让他有点无措。

前一天,他的嗓子出了点问题,导师张惠妹教他,“少说话,多喝蜂蜜水。”彩排结束后,这个平时特别闹腾的年轻人,老老实实坐在一旁,整个下午没说过一句话,一杯接一杯狂喝水。但很快,他就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些甩在了一边,“管它呢,什么都别想,唱完再说。”

当主持人华少宣布最终的观众投票比例时,胜负已经确定。站在台上的李琦咧开嘴笑了,转过身用力拥抱了站在一边的张恒远。

“当时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心里特别平静。”

随后举行的庆功宴上,他一杯杯地喝酒,和朝夕相处了3个月的伙伴们一个个碰杯。凌晨3点多,已有醉意的他带着父母匆匆赶往下一个场子。“我不能睡,一屋子哥们在等着,都是从徐州赶过来的。”一大群年轻人聊天喝酒到凌晨5点,他打车把父母送上回徐州的站台,回到宾馆倒头就睡。

再醒过来已是下午,手机里塞满各种祝贺短信,还有无数通未接来电。上海的某个地铁站,像是应景一样,已经迅速悬挂起他此前为某品牌拍摄的大幅广告照片。

“是不是觉得世界有些不一样了?”

“我的人生,从导师转身那一刻就不一样了。”李琦说。

李琦

 

 企图心是什么?没有概念

 10月12日傍晚,我拨打李琦的电话,无人接听,再通过微信联系,过了一会,他回复——可怜巴巴地诉苦:“姐,我已经两天一夜没睡过觉了,从上海到北京,再到杭州,现在还在路上呢。”

他不敢出门,即便带上眼镜和口罩,还是有人认出他来,惊喜地喊:“李琦,你就是李琦!”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想躲起来:“噢,太可怕了!”

他对冠军并没有什么野心,因为觉得自己的声音“挺大众化”,“我唱的歌别人都能唱,而那些厉害的歌手,他们唱的歌我都唱不上去。”对他来说,这场比赛更像一场游戏,“我只想把它玩漂亮一点。”

比赛结束后,李琦在网上看到一些网友对他的评价,“他们说我放松,心态好。”

这也是导师张惠妹对他一直痛心疾首的地方——“太随性,缺乏企图心”。对于一个才23岁,人生基本没有受过挫折的年轻人来说,企图心是什么,李琦没有概念。

这几天,《中国好声音》制作团队正在他的老家徐州为他拍纪录片。和很多选秀歌手的苦情故事不同,李琦的人生甚至找不出一个催泪点。成长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父亲是司机,母亲承包了几个企事业单位的食堂。有时李琦会陪父母上菜场采购。家里并不算富裕,但像大部分家庭一样,父母对这个独生子十分慷慨,几乎有求必应。中学时,李琦的成绩不太好,上了高一,一点音乐基础都没有的他想去学音乐,父母也答应了。

他喜欢唱歌,参加了大学举办的所有校园比赛,次次拿第一,在学校也算小有名气。

大学毕业那年,他打算做点不一样的事情,给自己的大学生活留下纪念。“和一群兄弟一起租设备借场地,通过人人、微博四处打广告。”2012年9月27日,他做成了一件“特别骄傲”的事——在母校江苏师范大学举办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

那场演唱会一共花了5万块。赞助商是李琦的母亲,虽然刚承包了一个幼儿园的食堂,家里还要还房贷,但听说儿子想开演唱会,母亲一下子把钱放在了儿子面前,“开!”

那场演唱会一共来了五六千人,大片空地站得满满当当,母亲带着幼儿园小朋友和所有的邻居都来了,5个姨妈和外公外婆站在最前面,穿上写着他名字的T恤,用力挥舞荧光棒。他兴奋地回忆这一切,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证明了自己。

大学毕业后,李琦在杭州的一家酒吧找到了驻唱的工作。和很多想成名的年轻人一样,他对选秀节目有所期待,毕竟现在唱片行业里活跃的年轻歌手们,几乎清一色是从选秀节目出来的。这是一条捷径。

参加《中国好声音》前,李琦已经参加过不少选秀节目,江苏卫视的《绝对唱响》、云南卫视的《完美声音》等,也曾犹豫要不要参加《快乐男声》,“最后还是没去参加,不适合我,人家都选帅哥,我长这样。”

去年参加《完美声音》时,一档新的音乐选秀节目正在全国进行声势浩大的宣传,收视率也不错,“我顿时觉得自己浪费了时间,应该去参加《中国好声音》的,露个脸也不错。”

每前进一步都喜出望外

7月12日晚,《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开播,很多人从电视画面里看到这个留着蘑菇头的年轻人。台下,4位几乎同时转过椅子的评委正在激烈地争抢他。

“太傻逼了。”如今回过头来看自己参加录制第一场盲选节目时的表现,他摸了摸头,恶狠狠地评价自己。“其实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不会那样的,虽然在朋友面前可能比这还要贱。”

节目播出后,李琦那个只有一千多个粉丝的微博开始不断跳出新粉丝的提醒,两个月后,他的微博粉丝数已经超过五万。李琦有点发懵,“我这么一个小城市的小人物,突然间被全国人民都认识了,这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这种震惊的感觉远远超过后来他夺冠时的心情波动,那是他第一次扎扎实实尝到出名的滋味。

随后的一天,他接到了母校音乐学院院长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参加《好声音》的视频将在新生开学典礼上播出,并叮嘱道,“李琦,现在学校很器重你,你红了是件好事,要多多宣传一下我们学校。”放下电话后李琦很高兴,在他的印象中,出现在开学典礼上是成功校友的专利。而他因为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顺利挤入了这个行列。

“因为我传播了正能量吧。”他还不忘履行自己的义务,“记得把我们学校写上去啊!”

没多久,他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广告,和其他9位《好声音》学员一起。他在拍摄现场特别兴奋,“拍照的时候旁边还有人放音乐,调动情绪,很好玩!”

在所有学员里,李琦永远是最兴高采烈的那一个。对于这个本来只指望在节目中露个脸的年轻人来说,在《好声音》里每前进一步都让他喜出望外,“我的命真好,我运气太好了!”那段时间,他每碰到一个人,都要重复这句话,一脸的不敢置信。

另一位学员塔斯肯有点听不下去,把这个年轻人拉到一边,“你不要觉得你运气好、命好,你要想想你之前做了什么,你付出了多少,你要把它归功于这点,运气只是很小一部分。关键你做了这些事情,你得到了回报。”

李琦开始不再说运气,试着寻找自己身上的闪光点,并考虑该怎么继续往前走。他最喜欢的歌手是李宗盛,尽管有的歌词他不懂,但“总有一天,我会明白”。

如今他已签约《中国好声音》的制作公司灿星制作,等待他的将是更多的广告合约和通告,“我现在想的就是多上点通告,搏一搏出镜率,有机会的话出张专辑。”

张恒远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