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削山填海平坟的疯狂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叶檀 日期: 2018-01-03

为了获得土地收益与争取中心城市地位,投资已经达到疯狂的程度

了获取更多的土地,各地竭力争取增加土地。

为了获得土地收益与争取中心城市地位,投资已经达到疯狂的程度。

湖北十堰在老城区的东、西两面大规模造城,“东部新城”的规模将达到40平方公里,“西部新城”的规模将达到46平方公里,与目前80平方公里左右的十堰城区面积相当,削山再造一个十堰。据《中国经营报》调查,仅是“西部新城”,截至目前已经削掉一百多个山头;自2007年以来,十堰市已经“向山要地”6万多亩,“十二五”期间还将“向山要地”9万亩。以目前的削山速度,达到86平方公里不必等十二五期末就能完成。

延安的情况大同小异,甚至连面积、时间都差不多。从去年4月开始,延安实行 “中疏外扩,上山建城”的发展战略,通过“削山、填沟、造地、建城”,将用10年时间,最终整理出78.5平方公里的新区建设面积,在城市周边的沟壑地带建造一个两倍于目前城区的新城。

对削山造城充满雄心壮志的兰州,从今年4月24日起,城区周边所有削山造地项目一律停工整顿,整改后经国土、城管执法、环保等部门审核验收,并经市政府批准后方可开工。

造地获得了工业项目,但各种或明或暗的隐性成本被有意忽略。据十堰工业新区管理委员会一位负责人披露,目前十堰市山地整理的平均成本大约为每亩22万元,照此推算,十堰市“向山要地”15万亩的土地整理成本就达到300亿元左右。如果加上居民拆迁安置、市政配套设施建设等,十堰市建造东部新城和西部新城的成本可能超过千亿元规模。

十堰预计全年财政收入76.8亿元,政府不吃不喝把十年的财政收入全都用于削山造城,也无法承担千亿元的成本规模。

政府只能靠三件事,卖地、借钱与新增收入。

从2011年开始,十堰市财政局公布市级土地出让金收入,此后3年预算均未超过20亿元,2006年至2010年则均低于10亿元。若加上县级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依照其出让金分成比例估算),无法与土地开发的成本持平。从生地到熟地、从工业用地到住宅用地,是土地价格逐渐上升的过程,绝大部分城市工商业用地价格低廉,意在吸引投资资金。而十堰当地近年的土地供应计划显示,85%的供地性质系工矿仓储用地。因此,十堰短期内想靠土地获得巨额收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政府投融资平台预支未来的钱就成为了首选,十堰既有十堰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这一市属平台,也有约10个县级政府注资的企业。2010年的一项数据显示,其占据了全市金融机构贷款余额近40%。这些平台的风险不容小视。当然,十堰可以到全国或者全球引资,但它已经为支付融资利息与BT项目回购而头疼。

更值得关注的是隐性成本,十堰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中央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此推出以退耕还林为主的水土保持工程,投入巨资修复遭过度开发的自然环境,现在因为开山造城,生态投入大打折扣。当地的生态是否能够支撑如此巨大的削山投资,该城是否会成为生态灾区,值得密切关注。

十堰新区的开发,并没有伴随着周边县市土地的高效利用,一个个新区空空荡荡。

微观的高效可以同时千部挖掘机轰鸣,宏观的低效,大规模生态投资的浪费、整体布局的失衡,已经在十堰这只麻雀上显现。

可以理解十堰在东风总部撤离后的刺激,可以理解地方官员在GDP压力下的疯狂,可以理解初级市场经济的人对生态的漠视,但欠缺最起码的成本收益意识,不管子孙后代的环境,数百年后的人将惊奇地审视这个时代的疯狂、无良与浪费。

河南平坟算什么,看看削山的城市已经平了多少了吧。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