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使馆 美国国家安全局柏林秘密间谍中心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特约撰稿 崔玮 日期: 2018-01-03

据《镜报》报道,美国情报局不但试图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移动电话,还把柏林的美国大使馆作为监听站。这一报道导致德美关系紧张

 

对于外交官而言,距德国国会大厦几步之遥的柏林巴黎广场是最理想的位置之一。2008年美国大使馆迁入这里时举办了盛大的聚会,共邀请4500余人,由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剪彩、德国总理默克尔致辞。

每当有重要来宾到访,使馆官员都会带他们去屋顶花园散步,那里可以欣赏国会大厦和蒂尔加滕公园,甚至还能看到总理府。这里是德国的中心,外交活动的绝佳之地,可也是间谍活动的绝佳之地。

《镜报》记者走访了美国情报局的官员,并从国家安全局前员工斯诺登手中获取了大量内部资料,发现美使馆是间谍活动的据点。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国家安全局在使馆屋顶监听政府人员电话,并试图监听默克尔的移动电话。这一报道导致过去一周德美关系紧张。

对默克尔而言,手机被监听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因为她不仅用它领导自己的政党——偏右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还用它处理政府事务。

“这样很不恰当”

默克尔经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她知道自己的手机被监听。但她以为会是俄罗斯等不重视数据保护的国家,而不是德国的朋友美国。

事发后默克尔措辞强硬地致电美国总统奥巴马。根据民调机构调查,62%的德国人赞成她的反应,25%的人认为还不够强硬。

监听事件直接影响了德国的政治态度,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公开质疑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更大努力,某些结论和协议可能会被推迟。“这样很不恰当,在朋友间进行间谍活动严重破坏信任关系。”默克尔在欧盟首脑会议上表示。

尽管在一些德国人眼中默克尔只有成为监听目标时才敢与奥巴马叫板,但她并不担心国内事务。选举结束后,保守党和左翼社会民主党就组建新政府展开正式谈判,并没有人相互指责。

无论如何,她现在必须决定自己的底线。

间谍使馆

冒充外交官

内部文件显示,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合作开展的特藏服务(SCS)运行于包括柏林在内的80个地点。其中19个在欧洲,包括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和日内瓦等。德国有两个基地,分别在柏林和法兰克福,并且具有最高水平的设施及人员配备。

SCS主要在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掩护下工作,这样可以借外交之名行间谍之事。另一份秘密文件证明,SCS具有复杂的监听设备,可以拦截几乎所有通讯方式,包括蜂窝信号、无线网络和卫星通信。这些设备通常隐蔽地安装在使馆大楼顶层或屋顶上。

曾经揭露英国情报局的记者坎贝尔指出,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像窗户一样的缺口应该就是SCS的办公室,外部镶有可以渗透微弱无线电信号的特殊材料,内部是具有先进拦截技术的设备。

安全专家安迪表示:“这里是拦截移动通讯的理想位置,可以截取手机与基站、无线电与无线基站之间的通信。”

显然,SCS在世界范围内使用相同的技术,他们可以拦截手机信号同时定位感兴趣的人。对此,美国国家安全局在接受《镜报》采访时表示无可奉告。

SCS小心地隐藏技术,尤其是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屋顶天线。因为一旦被发现将会严重危害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随着互联网重要性的与日俱增,SCS的工作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内部报告显示,他们目前不仅拦截电话和卫星通信,还追踪犯罪分子与黑客。一些国家的美国大使馆已经在监听设备中植入了传感器,这些传感器可被特定条件触发。

一份来自美国国家安全局数据库的文件记录了SCS的监听目标名单,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这直接揭露了手机监听丑闻。

默克尔的团队表示,她主要使用该文件记录的手机号码与政党成员、部长和朋友短信沟通。这条信息的第一栏写着——使用的是美国国家安全局术语——“有一定价值”,下面两栏分别是格式(手机号码)和人名 (德国总理默克尔)。

再下一栏的内容是对德国总理感兴趣的对象:S2C32部门。“S”代表信号情报指挥处,是美国国家安全局信号侦察部门的总称;“2”代表采购和评估部门;“C32”代表负责欧洲的部门。

文件涉及的时间点很值得注意。命令首次传达的时间是2002年,这正是德国举行议会选举的一年,默克尔打败巴伐利亚州基督教社会联盟的埃德蒙成为保守党的总理候选人。同年,伊拉克危机开始升温。文件中还有一栏列出了状态:十分活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至2013年6月奥巴马访问柏林前的几个星期。

最后,该文件写明了负责实施的部门:F666E。“F6”是国家安全局全球监测机构的代号,也就是SCS。

因而从默克尔只是党主席开始,国家安全局已经试图监听她的手机超过十年。文件中没有记录使用了什么形式的监控。是所有的通话记录?还是手机中的数据?甚至是她的一举一动?

2013年10月31日,俄罗斯莫斯科,德国绿党议员施特吕伯勒与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进行了会面

头号情报目标”

一个重要问题是,美国间谍活动是否由美国总统授权。如果数据无误,行动是由前总统小布什和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海登授权。但是它也必须被反复批准,其中包括奥巴马就任到现在的时间。显然,美国国家安全局不可能在总统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监听德国总理。

白宫和美国情报机构定期列出监听清单,按国家和主题排列成全球范围的监督矩阵,内容包括各个国家的情报目标和侦察的重要性。该列表被称为“国家情报重点框架”,并经“总统批准”。

这份列表中有一列是“领导人意图”,即一个国家政治领导人的目的和目标。中国领导人的意图获得了美国政府高度关注,这一项得分为1(范围是从1到5)。墨西哥和巴西这一项得分均为3。

德国同样出现在这份清单中,美国情报机构最关注的是德国经济稳定情况及外交政策目标(得分为3),以及包括几个子项目在内的先进武器系统(得分为4)。但是领导人意图这一项是空的,按理说默克尔不应该被监听。

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员工托马斯·德雷克认为这并不矛盾:“9·11恐怖袭击后,德国成为欧洲国家中的头号情报目标。美国政府并不信任德国,因为一些参与9·11的自杀式飞行员曾在汉堡居住。有证据表明,国家安全局在首次成功监听默克尔后陶醉于这项成功,国家安全局的宗旨是监控得越多越好。”

一枚政治炸弹

10月10日,《镜报》向政府提供总理手机成为监听目标的证据后,德国安全机构陷入了严重不安。

总理府下令德国国家情报机构联邦情报局(BND)彻查此事。与此同时,默克尔的外交政策顾问克里斯托夫联系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与她沟通《镜报》的调查。赖斯回复说她会调查此事。

不久,德国安全部门向总理府通报初步结论:数字、日期和密码都是准确的,可能是通过监听总理手机得到的。紧张和不安开始在政府总部蔓延,每个人都很清楚,美国人监听默克尔电话将是一枚政治炸弹。

但星期五晚上赖斯致电总理府表示否认此事,同时白宫新闻秘书杰也向默克尔发言人斯特芬传递了相同信息。当天晚些时候,《镜报》记者获知后决定继续调查。

此时两国赢得了更多的时间来制定处理信任危机的深层作战计划。德国显然对美国的回复持怀疑态度并在美国展开了调查。

上周末,形势发生了逆转。

赖斯再次致电克里斯托夫,这一次她不那么肯定了。她表示现在和未来不会监听默克尔的手机,但并未提供更多的细节。既然奥巴马的高级安全顾问不再否认监听行动,也就等于证实了之前的猜测。

进攻

星期二早上,默克尔决定进攻。她目睹过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对美国监控法国民众一事的强烈反应——直接致电奥巴马表达愤怒。她希望在欧盟峰会与奥朗德见面前和奥巴马单独会谈。

默克尔于星期三下午通过总理办公室的安全线路致电奥巴马。据总理府透露,奥巴马表示毫不知情,否则会阻止这一事件发生。同时他表达了最深切的遗憾并致歉。

当天下午,默克尔参谋长法拉向负责情报机构的两名议员通知此事。同时政府联系《镜报》刊登默克尔对监听事件的谴责。她的发言人塞伯特称之为“严重破坏信任”。

这一丑闻引出了一个古老的问题:是德国安全机构太轻信美国人了吗?直到现在,德国反间谍工作的主要目标是俄罗斯等国。

一年前,内政部和总理府已经就是否应该监听美国进行了讨论。放弃的原因是监听盟友似乎在政治上过于敏感。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德国情报官员也对美国的不择手段感到惊讶。有可能德国会很快展开对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的调查。

德国情报机构似乎很难调查美国国家安全局的行动。高级政府官员承认美国的技术在很多方面优于德国,比如在德国国内情报机构中,甚至不是每个雇员都有一台可以访问互联网的计算机。

“但是通过这起间谍丑闻,我们意识到要加强自身能力。目前我们正在讨论反间谍的根本性调整。”一名高级安全官员表示。已经有一百余名员工负责反间谍,人数还在持续增加。战略考虑的重点之一是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大使馆。他说:“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哪座建筑屋顶有间谍设备。”

危机四伏的贸易协定?

德美关系陷入了新冰期。在间谍丑闻之前,默克尔与奥巴马的关系就并不是非常密切,据说现在她认为奥巴马巧言令色、不可信赖。

3年前,奥巴马最初拒绝了针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后被希拉里说服并改变主意但未咨询盟友的意见。德国人认为这是他浮躁和漠视盟友的表现。

总理办公室正在考虑一旦美国对此事处理不当,可能会中止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议。最新调查显示,只有28%的德国人反对此协议,多达58%的人支持中止谈判。经济部长艾格纳表示:“我们会暂缓与美磋商这一免税贸易协定,直到此事完结。”

即将离任的司法部长上周致信美司法部长埃里克,信中表示:“德国公民有理由希望美国机构遵守德国法律,但有迹象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在欧盟首脑会议上,法国总统奥朗德提及此事。他表示自己并不想妖魔化情报机构,但美国人已经无数次公然违法。仅在法国,每月就有超过7000万通电话被监听。经过近3个小时讨论,欧盟成员国共同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

默克尔已经不再信任美国人的口头承诺。本周,情报协调员甘特将前往华盛顿,意在让美国人书面承诺不再相互监督。德国方面已宣布愿意签署该承诺,但美国政府并未表态。

尽管愤怒,默克尔仍不想停止使用该手机号码。上周末她依旧用它打电话和发短信,只在进行比较机密的通话时才使用安全线路。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