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听刘培基讲香港名伶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翁倩 日期: 2018-01-03

作为香港殿堂级时装设计师,他见证了香港娱乐圈这几十年来的鼎盛与衰落

听刘培基讲香港名伶

作为香港殿堂级时装设计师,他见证了香港娱乐圈这几十年来的鼎盛与衰落

刘培基(大食)

本刊记者  翁倩  发自深圳、香港

替人打造了一辈子华服的刘培基,却没为自己做过一身衣服。出席正式场合,他的标配是在衬衣领带之外,加一件西装马甲。走路时下巴微抬,脸上挂着老牌绅士的骄傲。11岁那年,他被改嫁的母亲送到尖沙咀美丽都大厦衣服工场做学徒,遇到的上海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那里,他学会了设计服装的3大要点:线条、简约、高贵。

后来,这个早熟又敏感的男孩,拿着小五学历和一叠制衣照片,敲开了英国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大门,回港后创办了自己的个人品牌Eddie Lau,无数名人穿着他设计的服装走上杂志封面、舞会、晚宴和T台。“百变天后”梅艳芳广为人知的造型,全都出自刘培基之手。他也因此被称为香港殿堂级时装设计师,见证了香港娱乐圈的鼎盛与衰落。

梅艳芳、张国荣去世后,香港娱乐圈告别了黄金年代

打造梅艳芳

刘培基与梅艳芳相识于1983年——那时他已在香港获得盛名,梅艳芳刚出道,19岁。

有一天,华星唱片总经理苏孝良打电话给刘培基:梅艳芳要去日本参加东京音乐节,能否替她做一套表演服?不一会儿,一个瘦瘦小小、烫着一头老气波浪小卷的女孩出现在办公室。因为小时候吃黄霉素,她牙齿发黄,也不整齐,不敢大笑。但刘培基记得她一言不发时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有点骄傲。

“把衣服脱掉,让我看看。”“吓?”“把它换上。”刘培基丢给她一件吊带背心。

量完三围,送走梅艳芳,刘培基致电苏孝良,建议他带她去做牙齿矫正。

在东京摘得大奖没多久,苏孝良再次邀约:华星准备给梅艳芳制作首张个人大碟——《赤色梅艳芳》,希望刘打造唱片封套。“把话说在前头,我做事非常主观……如果再度合作,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不许过问,不可以问为什么,不可以拣选照片……”苏应允了。

既然名为“赤色”,刘培基和搭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山头放火。在大浪湾临海的一个小山坡,堆起一堆炭,他让梅艳芳换好衣服,又给她一条短裤——万一裙子烧着,顺手脱掉,穿着短裤不会走光。这个尝试大获成功,专辑大卖。

接下来是第二张《飞跃舞台》,那是一张动感十足的专辑,刘培基认为,此时的梅艳芳需要一个真正的舞台。他带她把长发剪短,又逼她学跳舞:“从今天起,你要常去DiscoDisco(酒吧),有多劲跳多劲。”“要在舞池里大动作地跳,对着镜子跳,将来你必须做到劲歌热舞。”

1984年举行的音乐颁奖礼上,梅艳芳的成绩让人欣喜:《赤的诱惑》分获港台的十大中文金曲和第一届十大劲歌金曲,《交出我的心》更在“劲歌”连中两元。

从那时起,梅艳芳在圈中开始有了“梅姐”的地位,她也越来越信任这位Eddie哥哥。与华星续约后,刘培基基本担负起了经纪人的角色,此后两人继续合作,《烈焰红唇》中的性感造型、《梦里共醉》的好莱坞造型等,让梅艳芳赢得了“百变天后”的美名。

事业如日中天的梅艳芳很快成为圈中小富婆,不少人向她借钱,动辄百万,她来者不拒。因为怕挨骂,从来不敢告诉刘培基,但助手总会悄悄泄密。

“你又借人钱了!”他用家长式的严厉对待这个从小在酒吧唱歌、没见过太多大世面的女孩,不光是形象——到了一个位置,如果没人帮她,她立马会回到之前钉珠珠、穿亮片的时代——还有如何做人。

两人出现争端时,刘培基曾经出走,给她介绍别的设计师,最长的一次走了3年。每次新造型出来,香港媒体批评声四起,梅艳芳哭哭啼啼回来找他。“我生过她的气,对她失望过,但从来没有放弃她。她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不能让她死在香港手上。”

刘培基为罗文打造的演唱会造型

黄金时代

在朋友们眼里,刘培基感情丰富,但很敏感,脾气古怪。如果别人说话或做事得罪了他,他会毫不留情,当场翻脸。

在做定制的年代,有顾客慕名前来,却嫌贵,他只一句“行,你想好再来”;从不画图给顾客看,量好尺寸,就交待送客;有一次,客人不满意,他当面把衣服剪掉,叫秘书退钱。

奇怪的是,很多名人穿过他的衣服后就不再穿别人做的衣服,白雪仙(粤剧表演艺术家、曾获金像奖终身成就奖)就是一例。圈内的说法是,假如你要请白雪仙,第一关是找刘先生。如果刘先生有空,她就有70%的机会来。

施南生说,刘培基的衣服有点出位,又不突兀,能衬托女性特质。

刘培基与罗文相识时,罗文17岁,在银行做事,是个骄傲的人,和朋友在一起却极其搞怪。肥肥沈殿霞是一群朋友中赚得最多的,她拍电影,又主持《欢乐今宵》,大家没饭吃了都是她请宵夜。罗文虽没赚那么多,但也比普通人赚得多很多,可以自己租一个套间,生活过得不错。认识张国荣是在DiscoDisco,那时他刚刚出道。

他们都穿过刘培基设计的衣服:

张国荣穿着成本60元的香烟锡纸垫肩改制的黑色镶皮上衣,领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乐坛奖项——1984年的“十大劲歌金曲”;

罗文新式粤剧《柳毅传书》,全剧七十多个造型,刘培基分文未收;

许冠杰演唱会,刘培基设计黑色皮背心皮裤,并用血红色指甲油在其背部裸露处画下几笔,看似被指甲抓破的血痕引起现场一片沸腾,这是红馆落成后的第一场演唱会;

杨紫琼穿着刘培基设计的婚纱,嫁给了第一任丈夫潘迪生。

灵感从哪儿来?

“经验。我从来没资格去讲灵感,这太矫情了,工作就是工作,坐下来你就应该调动你全部的经验,客人腰长,比例便要提高一点;胸部外扩,线条要推进去,图一画出来就已经知道了,这完全是经验和手上功夫。” 

其实他自己也有进入娱乐圈的机会。1971年,在歌唱老师的建议下,他参加东方之珠歌唱比赛,当上香港歌王,却没有入行。他的选择曾让罗文大跌眼镜。

他说,这个行业,大家看到的跟真实的不一样,不容易。“当年罗文和肥肥的乐队解散,他自己出来唱。我看到他表演完提着化妆箱,手上拿一大堆衣服,坐着小船去赶场。还碰过邓丽君,当时还是小女生,也这样跑来跑去。看着他们,我觉得我做衣服更实在一点——白天是这个样子,晚上也是这个样子,你看不看到我都是这个样子。可是他们呢,弄弄弄,唱完一条歌,手忙脚乱地走走走,很不真实。我很怕不真实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安全感。”

事业高峰时,他想拒绝一些邀请,因为实在忙不过来,但如果对方一直说,说多了,他就会不好意思拒绝,“因为他们对我都很好,买东西给我吃什么的,我也就做了。”这和他从小颠沛流离的生活有关。没见过父亲,8岁时母亲改嫁,他深知期盼一样东西的感觉。“假如别人太渴望那个事情,我即使自己不想做,也会尽力把它做好。”

告别演唱会上,刘培基为梅艳芳打造开场礼服(右)和压轴服装(左)。开场是红色宫廷服,婚纱则是梅艳芳的要求,她希望穿着它嫁给舞台

一个时代的终结

两年前,刘培基把以前的作品捐给了香港文化博物馆,共70套,包括二十余套为梅艳芳塑造不同形象的舞台服。今年7月的展览开幕式上,冯宝宝从槟城赶来,久未露面的白雪仙也来了。仿佛一个时代回来了。

2002年10月,罗文因癌症在玛丽医院去世;2003年,当非典阴霾笼罩香港时,张国荣突然轻生,“那时我们对忧郁症太幼稚了,没人知道忧郁症会给人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他自己没有预料到,我们也没预料会走到这个程度。虽然他告诉我们他很不好。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惜。他是一个永远都想把自己做到最好的人。”

那是一代偶像的黄昏,此后,香港娱乐圈告别了黄金年代。“每一个,张国荣、梅艳芳、罗文、肥肥、黄霑,他们都不可取代。”刘培基说,“梅艳芳、张国荣是在用每一次的演出成就他们自己。梅艳芳每次出来,都会让人立刻记住,现在的明星哪一个会这样?歌不深刻,造型也没特点,穿件晚礼服或名牌借回来的衣服,再化个每个人都一样的妆,照片也都是PS过的。没有自己的特点,怎么成为一代的人物?要成为一代人物,你一定要有个能够代表自己的东西。”

那时,梅艳芳已查出宫颈癌。在癌症晚期的情况下,她毅然开了8场演唱会,告别歌迷,告别舞台。刘培基为她制作开场礼服和压轴服装。开场是红色宫廷服,刘培基希望她一上台,给观众足够的视觉冲击,让掌声刺激和鼓舞她——以支撑她唱完整场。压轴的婚纱则是梅艳芳的要求,她没找到一个愿意向她求婚的人,希望最后能够嫁给舞台。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伴我走过患难,奔波中心灰意淡,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最后一场,临近尾声时,梅艳芳哽咽着感谢歌迷,穿着婚纱完成了人生的绝唱——45天后,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时她的身体已经很吃力,连彩排也没法进行。刘培基不忍心,劝她,不然不做了,她摇头,这次不做,就没机会再做了。演唱会上,更衣室放了十几台暖风机,所有人都热得满头大汗,她却浑身冰冷。“那时真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了。因为要帮她拿衣服,我站在楼梯那里接她送她,最后一首歌,她穿着婚纱走向后台,歌迷看她在演绎《夕阳之歌》,我看到的是生离和死别。”

刘培基知道她的生命已到尽头,每天在医院陪伴。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就用眼神交流,或叫她吃点东西,喝点什么。“还能聊些什么呢?她知道自己的时间,我也知道她的时间,不用再装什么。那时语言已经太苍白,没有用,只有眼神是最重要的。她的眼神是那么无奈,我就用眼神告诉她,我知道,我理解。”

两年内,刘培基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目睹了一个时代的终结。他花了10年时间来忘记这些朋友,却忘不掉。有时他们会出现在梦中,醒来会忍不住掉泪,继而想到自己没有错过其中任何一个,又稍感安慰。他说,“领悟跟叹息人生,就是我这10年的情绪。不管多璀璨,多难,总是会过去的。”

告别演唱会上,刘培基为梅艳芳打造开场礼服(右)和压轴服装(左)。开场是红色宫廷服,婚纱则是梅艳芳的要求,她希望穿着它嫁给舞台02

2003中秋节,属兔的梅艳芳拿着小兔子和刘培基拍下最后一张合影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