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丢钱包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刘珏欣 日期: 2018-01-03

如果一个做好事的人知道自己被怀疑了,他该有多难受。退一万步讲,哪怕真是小偷,肯这么麻烦自己把身份证、银行卡送还失主,那也是小偷中的好人,打击这种送还的积极性,对小偷自己、对以后的失主都没好处。

     中午,单位的前台姑娘打来电话问:“你钱包丢了吗?”我第一反应:“啊?没有啊!”

  “那会不会是骗子?”姑娘简单介绍,有一个人打电话到单位前台,说他捡到了我的钱包,里面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和名片。“他说自己是外地的,下午就要离开北京了。让你快点联系他。”姑娘强调:他没有提到包里有钱。我一边听着一边在我提包里摸来摸去。头天晚上,钱包在支付完晚饭钱后,应该就躺在提包里面,再没被动用过。现在,它真的不见了。

  我赶紧给人家回电话,千恩万谢。一个有点懒洋洋的男声说:“来拿吧,我也不熟北京,我在国展这边。”我算算,这离我昨晚的活动范围远出十几公里了,钱包还真能跑。他又加一句:“可以到地铁国展站,15号线。”吓!这是郊区的另一个国展,远出二十多公里了。他又说:“我们在附近吃饭,吃完饭要是你还没来,我就把钱包放在饭店前台吧。”

  我小心问了一句:您在哪儿捡到的呢?对方有点模糊地说:他们说好像地铁站什么的。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追着问,怕显得怀疑人家,那就不好了。

  我一边赶路一边想着应该给人家多少钱表示感谢。我分析,钱包肯定是昨晚饭后逛街的几十分钟里丢的。没有掉落的可能,那应该是被偷的,对方没提到包里有钱也可佐证。钱包出现在二十多公里外,可能是小偷去那边,顺手丢过去的。还算他有些操守,大概丢到了人烟旺盛处,而不是垃圾桶之类的地方,才有可能被人捡到。

  一个小时后,我还在路上奔着,捡钱包的先生打来电话:“你到哪儿了?我们已经吃完要走了。你在某某饭店前台拿吧。”然后,我终于拿到了钱包,钱和钱里夹的发票、小票都没有了,卡证都在,只是位置全乱了。

  就此事顺手发了个微信朋友圈,收到一堆反馈,除了嘲讽我反射弧太长的、感叹我幸运或不幸的、要学习在钱包里多放名片的,还有几个质疑的:“事情真是这样吗?”“会不会就是送钱包的人拿的?”甚至有人直接说:“我觉得就是那个人干的。”

  我可真不愿意这么想,偷钱包的哪会送钱包呢?我解释说:“他们吃午饭的饭店人均150元。”朋友说:“那也可能是拿你钱挥霍啊。”我想想:偷个千把块钱去这样吃,那小偷也太败家子了,可能性太低。

  另一个朋友说:“他清白的话为什么不愿意见你呢?”我说:“两次电话间隔一个小时,他要故意不见应该早找借口吧。可能是真要离开啊。”

  最后,我又说:“他主动加了我微信,小偷应该不会这样的吧。”

  说完这些,我意识到,自己大概也存有疑惑,才会特别注意到饭店价格、两次电话间隔时间,甚至还会查了下,他的电话号码归属地和微信注明的所在地是否一致。每次有信息多少靠近证明他不是小偷,我就松一口气。

  我不能让他知道这些。如果一个做好事的人知道自己被怀疑了,他该有多难受。退一万步讲,哪怕真是小偷,肯这么麻烦自己把身份证、银行卡送还失主,那也是小偷中的好人,打击这种送还的积极性,对小偷自己、对以后的失主都没好处。

  我接到了他的短信:“我朋友还说我呢。怕你钱包里有钱误会我。”我说: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我使劲感谢。我突然想到,如果将来,我捡了钱包,我送还失主,我正好没在吃人均150元的饭,我该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