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张琨维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本刊记者 黄剑 重庆、北京报道 日期: 2018-01-03

全国网球冠军、富二代、创业者是他的标签

 

“二十来岁开辆法拉力在街上转悠,别人会说这是个败家子,是拜金。我觉得完全就是这样,很丢人啊。”21岁的张琨维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很厌烦人们在他面前提他母亲是谁,父亲是谁,家里是干什么的。

这名年轻的“富二代”希望迅速撕掉贴在自己身上的“乡村基长公子”的标签。

9月的一个星期五上午,张琨维坐在重庆北站附近的办公室里,与自己的团队为公司策略讨论了整整一个上午,之后又匆匆忙忙赶出去与客户见面。他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嘴里说的常常是“蛋糕”、“客户”。

他所奔波的是自己的创业项目,一家今年9月成立的通过互联网提供定制蛋糕的新公司。他希望藉此打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烙印。


张琨维的母亲,乡村基快餐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李红


不接班

张琨维不喜欢自己被人称作“富二代”。尽管其父母张兴强和李红创立了餐饮企业乡村基,并使之成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但他却极力摆脱家族的印记。

2010年9月,当外界尚在猜测留学归来的张琨维是否将接班父母掌管乡村基时,他却正式启动创业公司。

这家名为Kissmilan蛋糕的公司,主要经营定制蛋糕,业务和模式类似于廿一客蛋糕(21Cake),后者3年前即已获得联想投资注资,目前正计划上市。张希望有一天也把Kissmilan打造成上市公司,比父母的企业更好。

张琨维的客户主要面对年轻群体和企业,目前在重庆鸿恩寺建有一座1000平方米的中央加工厂,在成都和北京两地也已建成加工厂。他介绍,未来一年两地新店将会开张。

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由于常吃蛋糕,他开始研究这一行业,曾想过在澳大利亚做餐饮,但自觉目前难有优势,最终决定回重庆创业。2013年上半年回国后,开始筹划这一蛋糕项目。

创业刚启动,公司即获得1000万元天使投资。张琨维介绍,参与投资的两家公司均为国内大型PE机构,加上自己投资的200万元,新公司启动资金达到1200万元。为激励创业团队,20%的公司股权被转让给约20名创始员工。张琨维称自己创业并没有动用父母资金,出资的200万创业资金主要系卖掉早年投资的股票,以及过去几年做生意和做期货所得。

不过因为父母,张琨维的创业不可避免要比其他创业者顺遂一些。此前,他曾负责打理父亲创立的高端商务会所香樟一号公馆,目前仍负责财务和采购,每周末都要过去照料。“我以前当CEO时,会跟去那儿吃饭的企业家、领导聊天和敬酒,有太多的投资人在那边了。”张琨维介绍,投资Kissmilan蛋糕的两家天使投资机构的负责人,他正是在香樟一号结识的。

他不愿提父母是谁,希望把这种色彩“一定要淡化、淡化再淡化”。否则就算创业成功了,“别人只会说他们家有钱,他们家有人脉,不成功才奇怪。”

“我下了狠心,我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就算Kissmilan不成功,那我肯定还会选第二个、第三个项目去创业。”面对记者,张琨维表示自己不会去接手乡村基,他说这是他的“原则”。

他也坦承,父母的刻苦和节俭对他影响至深。父母从最开始在餐馆收盘子炒菜、去上培训班充电、去朝天门买打折的衣服等,他都是旁观者,看着他们如何把乡村基做成上市公司。在给记者的短信中,乡村基董事长李红称“完全支持”,即便不接班,乡村基也有职业管理团队经营。她觉得儿子肯努力肯吃苦,但可能由于年轻会欠缺经验。


Kissmilan

Kissmilan2


从小爱做生意

随着民营经济的成熟,越来越多的“富二代”出现在公众视野,与之相伴的,常常是豪车名品,“奢靡”与“拜金”常常被人当成标签贴在这一群体身上。

“我有的朋友就喜欢跑车,家里面有20辆跑车,他说就是喜欢飙车。”张琨维身边的“富二代”朋友很多,“他们喜欢这些东西,但是我就没有兴趣。”

在这个朋友圈中,张显得有些异类。他没有跑车,不喜欢名牌,甚至不像普通青年喜欢打游戏。小时候因为贪吃,看见父母请人吃一顿饭能花5000元,颇为羡慕。

“他们觉得生活的价值在于去享受那些跑车,那我觉得我生命的价值在于去创造价值。”张琨维认为创业能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这是他的价值。

“他很低调, 和我们打成一片。”纪洁是张在北京的朋友,她觉得张琨维身上没有“富二代”常见的毛病。

像很多年轻人一样,张琨维过生日前,会向朋友“索要”生日礼物,甚至让在外地的朋友快递给他,不过,他拒绝接受贵重礼物。

不拜金,但张琨维对赚钱却很热衷,从小就想着怎么去挣钱。他自称从12岁起就没有伸手问父母要过钱。

他曾经是名专业网球运动员,17岁时拿到过全国青少年网球赛冠军。从小在北京与祖母生活在一起,5岁时,即被父母送至一家网球中心系统接受专业网球训练。他进入过中国国家网球青年队,拿了不少奖杯。

他曾想做一名优秀的网球运动员,不过,2010年由于伤病最终选择退役。尽管心存遗憾,张琨维却因为网球赚了不少钱,他从小在很多网球俱乐部呆过,训练之余会主动给去打球的客人陪练,一小时获得的报酬从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陪练的客人多为企业家,他由此与这些人关系熟稔,比如广汇能源董事长孙广信。

张琨维称,父母的关系让他从小有机会见到很多企业家,不过,他的人脉更多是做陪练积累起来的。

做网球陪练之外,他还尝试过多种生意,包括贩卖海鲜、木材等。最得意的一桩生意是做台球杆。

17岁时,一名球友介绍有批枫木急需处理,张随即将这些木材打包收购。他喜欢打台球,了解台球杆多是由枫木制作,售价多在千元以上,如果做台球杆,溢价更多。他通过朋友找到厦门一家台球杆厂,用手中的枫木代工了1000支台球杆,并以自己的小名“DDING”作为球杆品牌名。随后,去一些台球馆和体育用品店,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推销这一批球杆。这笔生意给他带来了5万元的利润。

给张琨维带来最大收益的则是股票投资。2007年中国股市正逢“牛市”,这一年,张以自己做网球陪练所积攒的十几万资金投入股市。他曾是广汇能源董事长孙广信的网球陪练,对这家公司了解较多,所以他只买广汇能源,不断追加投资,并持有至今。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7年1月至今年10月,广汇能源股价(复权后)增长了12倍。“每年平均收益超过40%,还有分红。”张介绍。

退役后,他即前往澳大利亚留学,学习工商管理。他最常做的一件事,便是从悉尼鱼市场批发三文鱼等海鲜,销往距鱼市较远的中餐馆,从中赚取差价。


Kissmilan3


“正能量”

张琨维身材高大,肩膀宽厚,身高达到197厘米,体重最高时204斤。为了不给人压迫感,在与人交谈时,他总是坐着或者俯低身子。

“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朋友纪洁觉得他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今年21岁的张琨维,常常身着西装衬衣,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些。“我跟我爸一起出去,大家都开玩笑说他是我哥,都说他显年轻我显老。”他很年轻,而公司高管都“很有本事”,阅历丰富,所以会刻意让自己显得成熟些,“我必须得要HOLD住他们啊。”

“我敢对天对地说我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正直的人。”张甚至不惜向记者发誓以明心志:“很少人敢直接这样说,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他很在意这些东西,微博名为“日行一善_张琨维”,要求自己和团队成员都要每天至少做一件好事,比如帮人按电梯,做公车时主动给人让座。父亲张兴强很喜欢养鸟,曾经有4只鹦鹉,他曾偷偷将这些鹦鹉全部放生。

他觉得一个人如果“斜的歪的”,可能短期成功,却不可能变成真正成功的商人,害怕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这种想法源于偶像稻盛和夫。这名日本企业家创立了京瓷和KDDI两家全球500强企业,主张“敬天爱人”。张是稻盛和夫的忠实信徒,过去几年,稻盛在华的多场报告会,他都会想办法参加。他也是“稻盛和夫盛和塾”的学员,这是一所向青年企业家传授经营知识和经营思想的机构,在这里,他系统接受了稻盛和夫的经营理念,也结识了很多“富二代”朋友。

受稻盛和夫的影响,他甚至有些沉迷“心性修养”,将其偶像的两本书《活法》和《干法》奉为“圣经”,看了很多遍,希望在生活和创业中践行。也正因如此,他称自己并不是一个“怒形于色”的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