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旁观 | 表面艰难,说唱仍然暗潮涌动

稿源: | 作者: 何豆豆 日期: 2020-11-16

越发多的人加入说唱行业,在丰富圈内玩家类型的同时,也带来了几乎所有“综N代”都明显存在的问题:内容同质化,歌曲难出圈,回锅肉选手多

越来越多的视频平台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说唱这个文艺类型上——今年之前,爱奇艺始终在这个领域一家独大。无论观众和媒体如何提出种种问题唱衰说唱类节目,光从数据来看,说唱这种形式还是有着足够的号召力。

 

今年的《中国新说唱2020》主理人中已经出现了GAI周延,这个从2017年的比赛中走出来的冠军选手,仅用短短三年时间就坐上了主理人席位,不言而喻地成为众多说唱歌手规划发展路径的标杆。越发多的人加入说唱行业,在丰富圈内玩家类型的同时,也带来了几乎所有“综N代”都明显存在的问题:内容同质化,歌曲难出圈,回锅肉选手多。

 

这样的问题普遍出现之时,平台们能做的就是在赛制、节目形式和制作上下功夫:更豪华的舞美配置,复杂到连主理人都搞不明白的赛制,B站的《说唱新世代》更是把选手们的日常作为节目的正片内容,把一群个性鲜明的rapper也往养成系、生活化的方向上靠。

 

在此情形之下,真正从事说唱行业的歌手其实面临更难的环境和挑战。此前被誉为“中国第一女rapper”的万妮达今年再次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她直言自己“乏了”。高压的赛制和强度让她顾不了其他,光是准备作品就已经足够劳心费神。她对于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发出了疑问:为什么这个问题没有人问男生呢?你是不是中国第一男rapper?疑问背后是残酷的现实,由于从业人员相对太少,市场和大众更喜欢从中选出一个代表性的第一名,不仅是说唱,其他行业亦如此。而她反感这种比较:“我希望这样的游戏应该不是存在于性别之间的,大家都是rapper,就用能力来进行对比更好。”

 

李佳隆也是二次参加节目的选手,因为一首《坠落星球》火遍全网,他也经历了惯常的歌红人不红。沉淀了一年再回到舞台,他被很多人视为冠军候选人。在他看来,之前参加比赛确实没有准备好,现在自己有很多东西要向观众展示。高强度的限时创作可以激发他的灵感,促使他突破自己的极限。2016年到2017年,李佳隆还是个免费演出的新人rapper,在重庆演出他没有收入,仅仅为这个机会感到开心。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一年多,偶尔会有人给他发红包,大概一两百块,不够一顿饭钱。

 

今年的市场环境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四年前没收入的状态,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演出行业基本瘫痪,一般rapper的来钱方式就是演出,“门都不能出,肯定没收入。”而当阴霾散去,各行各业相继复苏,节目陆续开播,李佳隆感受到的就是市面上的年轻人已经这么多了,00后都成为了一股强势的力量。

 

李大奔是经历过2017高光时刻的选手。他没有体会过其他 rapper在有知名度之前的“悲惨生活”,音乐在变成工作之前一直是他的兴趣爱好,本来也不是谋生手段。对他形成考验的一个节点是2017年之后,李大奔这个名字被推到了一个位置上面,但他没有与之匹配的作品。地基不稳,悬在半空,人们听过李大奔,但想不起他唱过什么。因此,他再次来到节目,想让作品比自己的名字跑得更远一点。

 

无论他们各自带着怎样的音乐梦想重返舞台,要面对的竞争都是强于往年的。不光要跟同档节目的选手比,对手还多了其他平台上的数百位rapper。数据显示,《中国新说唱2020》海选报名人数高达一万多。而这不光是一档综艺节目呈现的万人过独木桥问题,更意味着全行业都在重新进入洗牌期。

 

说唱节目本质上是语言类的音乐节目,这要求选手们的作品具有更高的水平,如果不能有效传达思想或价值观,出圈的可能性就更低了。但如今自媒体高度发达,大众的情绪宣泄口多如牛毛,rapper们都在尽力去创作,但很多人的音乐起点还是囿于自身。跳脱出去,似乎才是更好的办法。万妮达创作的歌曲《猎捕》致敬了UFC格斗冠军张伟丽,也呼吁女孩的意识觉醒,这都是创作外延的一种表现。

 

还记得吴亦凡今年登上热搜的一句话:没有我,这个节目可能都不存在。这句话不假,2017年节目爆火吴亦凡是当之无愧的扛旗手,粉丝们冲着看他而去,粉了一拨rapper而归,只一个夏天的时间,人人都成了说唱迷。这句话也令人心酸,一个行业的崛起绝不能指望某个人或者个别人,背后无数rapper要想吃这碗饭,还是要共同推动文化的发展。爱奇艺副总裁、节目总制片人导演车澈也曾表达过,说唱文化并不是完成了某一个阶段的任务,而是有了自己的文化表达。

 

说唱文化某种意义上是在打破传统,打破传统意味着挑战旧秩序。过去,他们还未站上主流舞台,可以随意,可以追求自由,如今成为了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每个人都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形状去把自己码进那副好发展的蓝拼图。

 

也就是说,万妮达是不是第一女rapper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源源不断出现能撼动她位置的女生;李佳隆李大奔们疫情期间“零收入”并不惊人,这背后可能是所有没那么红的rapper的真实现状。披沙拣金的背后是残酷的淘汰。

 

在娱乐圈这样一个去留明确的战场,一个客观的事实是,节目如雨后春笋,行业肯定是越来越好的。诚然,机会和渠道必然增多,音乐类型的普及必然更广,但各种困难也在相继出现,玩说唱的人多于好音乐,其他更厉害的节目也不难夺走大众并不牢靠的追综粘度。

 

《中国新说唱2020》的后半程,关于谁是冠军的推测成为一大议题。但冠军的头衔似乎在当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rapper们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做更多更好的文化表达,才是更为关键的行业刚需。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7期 总第655期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2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