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惨烈的一幕

稿源: | 作者: 朱江明 日期: 2020-10-31

长津湖战役打响后,在死鹰岭高地负责阻击敌军的20军59师177团6连战士竟然“未放一枪一弹”,让敌人顺利逃走了。事后,兄弟部队的官兵冲上死鹰岭,却发现全连战士早已全部牺牲

2020年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70周年。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启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途。在这场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有很多悲壮感人的事迹涌现,黄继光、邱少云这样的英烈楷模也多不胜数。当然朝鲜战争中也有让人震撼心灵的战争场面,这就是长津湖战役中的“冰雕连”。长津湖战役打响后,在死鹰岭高地负责阻击敌军的20军59师177团6连战士竟然“未放一枪一弹”,让敌人顺利逃走了。事后,兄弟部队的官兵冲上死鹰岭,却发现全连战士早已全部牺牲。

 

原来,为了不暴露目标,6连全连125名战士始终身着单衣保持着伏击姿态,坚守在冰雪中,直至冻成“冰雕”英勇牺牲。在朝鲜战争中,出现“冰雕连”这种惨烈场景的,并非只有6连,还有60师180团2连和27军80师242团5连,都是全员冻死在伏击阵地上。

 

战后统计,志愿军第九兵团由于紧急入朝,准备不足,且当时朝鲜半岛正好出现了百年一遇的极寒天气,平均气温低至零下30度,接近极地的平均温度。这次严寒对准备不足的志愿军官兵造成了较大伤亡,因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一千余人,冻伤后救治无效死亡者三千余人。寒冷天气的杀伤力甚至比炮火更恐怖。

 

志愿军并非唯一因极寒天气造成重大伤亡的军队。在长津湖战役中,美国也因严寒而伤亡惨重。旧日本军队早就在一次演习中发现了极寒天气的恐怖杀伤力,1902年(明治35年)1月,日本陆军第8师团的第5步兵连,为了进行寒冷天气的军事训练,由青森县青森市出发前往八甲田山的田代新汤。由于准备不足,加上遭遇暴风雪袭击,整个连队遇难。搜救队伍找到第5连队时,210人中的199人已经死亡,生还的11人后又有6人在医院宣告不治身亡,只有5人生还,而且其中两人因严重冻伤成为残疾人。这是日本的冬季军事训练史上死伤者最多的事故,也是近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山岳遭难事故,史称“八甲田雪中行军遭难事件”。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日军对保暖更为重视,但在日俄战争中,仍有不少日军因为寒冷天气而冻伤。此时,日军发现了后来被西方医生称为战壕足的现象,也就是因为在雪地行军或者战斗,足底出汗导致袜子因湿润而无法保暖造成的局部冻伤现象。欧洲军队则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才注意到战壕足这种现象,而俄罗斯人由于习惯了寒冷则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日军只能通过频繁更换袜子来解决战壕足问题。俄罗斯的土办法则是根本不穿袜子,配发一种可以展开的裹脚毛巾代替袜子,由于裹脚巾可以全面展开,比袜子更容易晾干,当然,打开的裹脚巾味道也更为酸爽。直到2016年,俄罗斯军队才宣布全面更换袜子,让裹脚巾彻底成为历史。

 

尽管俄罗斯人在应对寒冷天气问题上很有经验,却在苏芬战争中同样吃尽了极寒天气的苦头。芬兰军队战术灵活,且利用滑雪技术的优势以小分队行动,神出鬼没,让机械化的苏联红军大兵团显得笨拙臃肿,处处受敌。由于天气实在过于寒冷,苏联军队即便在夜间遭遇芬兰狙击手攻击应该隐蔽的情况下,仍旧选择围着篝火取暖。因为狙击手每次只能狙杀一个士兵,而不烤火他们就会集体冻死。寒冷的天气对于敌我双方并不完全公平,准备充分的一方更容易获得优势。德军进攻苏联时,未做好应对寒冷天气的准备,超过十万人因为严寒造成减员,导致希特勒输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当年志愿军的主要对手美国军队尽管后勤准备更为充分,却也出现了冻伤的情况。美军虽然保暖衣物、睡袋、帐篷充足,甚至还能在战场上供应加热食物。然而受到当年的材料学水平限制,他们运动后出汗会造成身体表面水分堆积,变得湿冷,尽管有足够的保暖措施保护,但仍会冻伤。

 

在极寒天气面前,比拼的是科技实力、后勤保障能力和经验训练,必须每个方面都做好充分的准备,与大自然的力量相比,人类其实微不足道。70年过去了,中国军队的后勤保障能力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相信“冰雕连”这样悲壮的场面不会再次出现。即便如此,现代战争仍需要为极寒天气下的战争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在刺骨的寒风侵袭下,士兵稍有不慎,轻则冻伤截肢,重则失温冻死,这种非战斗减员是令人惋惜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