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蓝色满洲里

稿源: | 作者: 姜晓明 日期: 2020-10-24

道南的居民楼灯火黯然,城市边缘延绵的山岗深沉而静谧,唯有风车在徐徐转动,碾磨着夜空,等待着黎明

图、文 本刊记者 姜晓明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夜幕降临,位于满洲里三道街的卢布里西餐厅里坐满慕名而来的游客。穿着白绿相间制服的女服务生端上来一份罐牛,然后点燃固体酒精,蓝色的火焰顿时在盘中跳动起来。化着浓妆的俄罗斯女厨端着新出炉的奶酪包来到餐桌,刀法娴熟地切成四份,热芝士缓缓溢出。

 

步行街两侧林立着众多卖俄货的商铺,霓虹闪烁的招牌上写有中、蒙、俄三种文字。缤纷的光彩投射在地面、墙壁和路人的脸上。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附近的一间列巴屋里,和颜悦色的老板向好奇的游客讲述着外来者在满洲里的淘金轶事——一家著名外贸商行和一家连锁西餐厅的发家史。

 

北湖公园的湖水倒映着尖顶仿欧建筑,人们跟着嘈杂的音乐跳着各自的舞步。

 

五道街宠物店外,笼中的迷你香猪焦躁不安,一条被铁链拴住的德国牧羊犬冲着打孩子的母亲狂吠不已。

 

街道上弥漫着烧烤的味道,散席的宾客在饭店门前勾肩搭背,醉醺醺地吐露心声;穿着荧光马甲的代驾小哥骑着折叠电动车在街道穿行:“哥,别急,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此时的满洲里成了流光溢彩的不夜城,绚丽又虚幻。

 

20世纪初,俄国人修建中东铁路,满洲里是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如今,这座边陲小城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陆运口岸城市,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

 

铁道桥下,灯光幽蓝,一列列货车静静地停在滨洲线上。

 

道南的老城,则是另一番景象——这里鲜有游客,没有斑斓的街灯,人们的穿着也没有那么时髦光鲜。但这里的生活似乎更显真实。

 

街区花园里,一台巨型音箱放着戳心的歌曲,“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呐……社会很单纯,感情哪有真呐……”一个女人戴着墨镜,叼着廉价烟卷,扭动着松垮的身体,舞姿欠佳,一脸陶醉。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人群里散发出呛人的烟草味。

 

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下,另一拨人敲锣打鼓、穿红挂绿地扭着欢快的大秧歌。

 

十字路口排着祭奠的队伍,焚烧炉内火光冲天,灰烬伴着蓝色烟雾在中元节的大街上飘荡。

 

一户临街的人家亮着灯,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对老夫妇的婚纱照,相框周围缀满了“春”和“寿”字。

 

“挺老大个果蔬店”已经歇业,隔壁“满意修鞋店”的老板还蹲在门前给人修电动车。

 

满洲里站国际候车室的大门紧锁,两个褪色的俄罗斯套娃歪在附近的榆树下,注视着往来的旅人。

 

车站对面,昔日的俄式老洋房装点着街景,抬眼望去,高耸的烟囱兀自指向茫茫天穹。

 

午夜时分,黛蓝色的夜空挂着一轮明月,如水的月光洒在蓝色的铁皮屋顶上。一班开往北京方向的列车缓缓驶出站台,道南的居民楼灯火黯然,城市边缘延绵的山岗深沉而静谧,唯有风车在徐徐转动,碾磨着夜空,等待着黎明。夜幕降临,位于满洲里三道街的卢布里西餐厅里坐满慕名而来的游客。穿着白绿相间制服的女服务生端上来一份罐牛,然后点燃固体酒精,蓝色的火焰顿时在盘中跳动起来。化着浓妆的俄罗斯女厨端着新出炉的奶酪包来到餐桌,刀法娴熟地切成四份,热芝士缓缓溢出。

 

步行街两侧林立着众多卖俄货的商铺,霓虹闪烁的招牌上写有中、蒙、俄三种文字。缤纷的光彩投射在地面、墙壁和路人的脸上。

 

苏联红军烈士陵园附近的一间列巴屋里,和颜悦色的老板向好奇的游客讲述着外来者在满洲里的淘金轶事——一家著名外贸商行和一家连锁西餐厅的发家史。

 

北湖公园的湖水倒映着尖顶仿欧建筑,人们跟着嘈杂的音乐跳着各自的舞步。

 

五道街宠物店外,笼中的迷你香猪焦躁不安,一条被铁链拴住的德国牧羊犬冲着打孩子的母亲狂吠不已。

 

街道上弥漫着烧烤的味道,散席的宾客在饭店门前勾肩搭背,醉醺醺地吐露心声;穿着荧光马甲的代驾小哥骑着折叠电动车在街道穿行:“哥,别急,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此时的满洲里成了流光溢彩的不夜城,绚丽又虚幻。

 

20世纪初,俄国人修建中东铁路,满洲里是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如今,这座边陲小城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陆运口岸城市,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

 

铁道桥下,灯光幽蓝,一列列货车静静地停在滨洲线上。

 

道南的老城,则是另一番景象——这里鲜有游客,没有斑斓的街灯,人们的穿着也没有那么时髦光鲜。但这里的生活似乎更显真实。

 

街区花园里,一台巨型音箱放着戳心的歌曲,“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呐……社会很单纯,感情哪有真呐……”一个女人戴着墨镜,叼着廉价烟卷,扭动着松垮的身体,舞姿欠佳,一脸陶醉。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人群里散发出呛人的烟草味。

 

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下,另一拨人敲锣打鼓、穿红挂绿地扭着欢快的大秧歌。

 

十字路口排着祭奠的队伍,焚烧炉内火光冲天,灰烬伴着蓝色烟雾在中元节的大街上飘荡。

 

一户临街的人家亮着灯,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对老夫妇的婚纱照,相框周围缀满了“春”和“寿”字。

 

“挺老大个果蔬店”已经歇业,隔壁“满意修鞋店”的老板还蹲在门前给人修电动车。

 

满洲里站国际候车室的大门紧锁,两个褪色的俄罗斯套娃歪在附近的榆树下,注视着往来的旅人。

 

车站对面,昔日的俄式老洋房装点着街景,抬眼望去,高耸的烟囱兀自指向茫茫天穹。

 

午夜时分,黛蓝色的夜空挂着一轮明月,如水的月光洒在蓝色的铁皮屋顶上。一班开往北京方向的列车缓缓驶出站台,道南的居民楼灯火黯然,城市边缘延绵的山岗深沉而静谧,唯有风车在徐徐转动,碾磨着夜空,等待着黎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