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乐队的夏天》之外的真诚角落

稿源: | 作者: 程馨雨 日期: 2020-09-25

“输出更多内容和更多快乐最重要。”他们似乎比《乐夏》本身更清楚,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

文 程馨雨 编辑 杨静茹   rwzkhouchuang@126.com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下称《乐夏》)开播至今,有过这样几个热点事件:五条人接地气意外走红;福禄寿、Mandarin等新生乐队亮眼出镜;选秀出道的乐队被专业乐迷刻薄点评不够“地下”;部分改编歌曲带来意外之喜;场外投票中,某些乐队短时间内票数上涨,引来内幕质疑……

 

没有认真追节目的朋友们,是不是感觉上述内容越来越陌生了?是的,因为节目本身的热度降低了。新鲜事物二次亮相,关注度会降低是普遍趋势,却不一定是绝境。看起来,这一季《乐夏》对乐队本身的挖掘增多了,但节目本身却没有因为这份看起来拉近了距离的努力而更打动人。播放至今,可以说,本季《乐夏》的无趣正在蔓延。

 

出人意料的是,《乐夏》中缺少的惊喜与真诚,我们在《德夏》中看到了。《德国乐迷看“乐夏”》(下称《德夏》)是一档由《乐夏》而起的衍生评论节目,由独立乐队“表情银行”的两位成员与他们的两位德国伙伴共同录制,每期视频都是一个小比赛,也对应一期已更新的《乐夏》。

 

主持人思雨和通通是表情银行的两位成员,在节目中主要负责为两位德国乐迷做内容介绍;于理安(Julian)和麦克斯(Max)这两位德国乐迷是他们的好朋友,在节目中充当评委,猜测出场乐队每场得分,并对演出给予评价。最终评分准确度最高的“选手”将获得神秘大奖——在第一期比赛中,奖品是一枚来自中国的乳酸果冻。

 

于理安和麦克斯是这档节目中的主角。两位“评委”与中国乐队在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为他们和《乐夏》之间构筑了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也给这档评论节目的走向笼罩上了一层难以预测的迷雾。

 

这种推理的快感,与两位德国乐迷自身的音乐素养,以及四位伙伴做节目的轻松氛围,使得该视频一播出就在各大平台收获了不少《乐夏》观众甚至是参赛乐队和乐评人的关注。很多观众在评论区“催更”,并夸赞于理安和麦克斯的可爱。

 

于理安是哲学专业出身的老师,麦克斯是喜欢重型音乐的游戏设计师。两位乐迷虽不是专业乐评人,但从他们的每一次点评中可以看出,两位都具备相当的乐理知识、曲目积累以及音乐鉴赏力。他们总是可以信手拈来地找出与参赛乐队风格相似的乐队或歌曲,点评角度从歌曲的曲调、风格、特定乐器的发挥,到乐队的现场表现、人声与器乐的配合,抑或是他们的个人感受,不一而足。

 

不论是两位主持人拿着手机看提词时的笑场与游离,还是四个人听到音乐响起时各自不同的表情和身体的摇摆,或者桌子中央搞笑的“神秘大奖”,种种细节都在提醒我们,这不过是一场四个朋友午后的围炉闲谈。惬意、轻松、欢乐,却也不乏智识涌现。比起《乐夏》的大制作,这档依附而生的小节目没有那么精致,但却足够用心,也更接地气。

 

《德夏》之外,表情银行并不是一个完全寂寂无名的乐队。乐队成立于2014年前后,最初名为16mins。主唱思雨曾兼任乐队Joyside和声,乐队本身多次获得各类独立音乐奖项。在今年7月初台湾乐队“草东没有派对”的歌曲疑被抄袭事件中,他们就因为立场鲜明、观点清晰、证据充足的扒谱视频得到了不少圈内乐迷的关注。乐队成员的性格由此彰显无遗。

 

不可避免的,火起来的《德夏》中的评论开始被人拿来当枪使,随着内容不断更新,也有人吐槽两位德国评委“不那么神了”。对于种种争议,思雨和通通在乐队的微博上做了很多回应,从始至终都保持着礼貌、清晰但不失坚定的姿态。“输出更多内容和更多快乐最重要。”他们似乎比《乐夏》本身更清楚,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

 

在《乐夏》之外,这档衍生节目为观众带来了更多的音乐常识科普和更不同寻常的观看视角,同时也一扫人们对于“正片”赛场风云的疲惫感,增添了更多轻松和欢愉。因此,与其说他们提供的是一种评论,不如说他们贡献了一种讨论乐队或综艺的新形式,也是一个在日渐浮躁、武断的互联网环境中温柔地表达自己观点的示例。由此而看,这档节目的确是今年《乐夏》遗失的一角真诚。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