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农民直播,一场关于爆红的幻梦

稿源: | 作者: 邱苑婷 日期: 2020-09-16

直播是一场台风,总会刮过境。但一场场风过来,从电商到直播,也从来不能刮起真正的底层。

本刊记者 邱苑婷

 

农民,直播,最初把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时,一种错位的戏剧感扑面而来。想象中,农村是粗糙的,农民是笨拙朴实的,而直播,天然与城市、网红挂钩。这两者的冲突里,一定有好故事,何况,关键词一搜,有那么多“淘宝直播县长”、县政府带头发展直播的案例。在疫情催化下,直播似乎已成为带动村县经济的灵丹妙药。

 

可事实真的如此美好吗?抱着这样的念头,我们开始了寻找采访对象。走过了浙江临安,又了解过安徽金寨,再接触到云南当地真正的网红村播团队。在此过程里,悖论慢慢浮现。

 

真相是,现实比想象中残酷得多。没有戏剧化的场面,没有夸张的反差,更多的,是疫情之下电商团队自寻出路的焦虑,是一趟趟赶热潮的虚假满足。它有用,却绝非百试不爽,因为全民直播远不是开个直播间就能带货那么简单的事情。创意策划、吸粉、选品、定价策略、转化率、物流、售后,直播带货的本质是一场营销——而大部分农民最欠缺的,恰恰是“生意人”的特质。

 

“我不会说话”、“这个我搞不来”,电商团队教授直播技能时,农民们重复最多的话是这些。面对镜头的尴尬、不自信,甚至是不上相,阻断了大部分人成为网红的可能。绝大部分农民在电商直播技能培训之后,估计再也不会主动打开直播软件。一个能留住顾客的直播主,创意思维、语言功底、镜头表现力、拍摄剪辑能力、个性和毅力缺一不可。农村出身、文化水平不高,他们几乎没有优势,何况,他们忙着呢——早上要喂鸡,白天要种稻谷,做收购的要去其他村子跑,哪有时间整天想着怎么涨粉?

 

这才是农村直播的真相。爆红的村播永远是极少数,基本是替农民代言的年轻人,背后也一定有一个全力以赴、日夜琢磨规则的专业团队。没有专业团队的助力,个体户直播的热情,要不了几天,大概就会被直播间右上角可怜的数字浇灭。

 

我平时不看直播,知道李佳琦、薇娅这两个名字也是在直播浪潮早已风起云涌之后。做这个题目之前,我常逮着聚餐的机会问身边的朋友:你们看直播吗?你们会在直播上买东西吗?

 

看直播带货购物,到底是种怎样的心理?一开始我对此有些好奇。但很快,我发现这本质上像是电视购物的新版本,只不过载体从老一辈爱看的电视,挪到了新一代依赖的手机。

 

无论载体如何变化,购物依旧是购物,而能卖出东西的人,依旧是那些人。所谓的全民直播,看起来给了所有人无差别的机会,但隐形的门槛依旧在那儿,只是有些人看得见,有些人看不见。

 

直播是一场台风,总会刮过境。但一场场风过来,从电商到直播,也从来不能刮起真正的底层。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