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莎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能荣辱不惊|2020青年力量

稿源: | 作者: 孙凌宇 日期: 2020-09-10

“但愿每个人都能在疫情带来的困难和苦难当中有所收获,去主动寻找意义。”

获奖理由

 

作为与北京医疗队同行的第一批援鄂人员,沙莎与同事在一个月内为医疗队一百多人进行了心理帮助,并完成了69次一对一治疗,为前线救治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并且对之后援助各地医疗队的心理工作者,提供了很好的范本。

 

 

本刊记者 孙凌宇 实习记者 余子奕 编辑 黄剑 hj2000@163.com

 

 

从武汉回来后,从医十几年的沙莎觉得自己变化挺大。疫情期间,她和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中心副主任姜长青一起,为北京医疗队赴鄂的136位医护人员进行心理干预治疗。

 

如今回看,对于自己能在前路未卜的状态下第一时间前往武汉,并在一个多月里完成比平日更艰辛的工作,沙莎还是比较满意,“挺强的”。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回来之后也没有出现明显的情绪波动,不论是面对从带组医生到抑郁症治疗中心主任的升职挑战、作为唯一的新面孔接管团队,还是回京后接受副市长握手慰问等各类荣誉,都能淡然处之。

 

十几年前,她也曾在灾后赶往汶川,“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应该放在哪个位置”,回来后对被授予的一些荣誉刻意保持谦虚。但现在,她能从容接受,内心也不会因此而骄傲,因为明白“每周马不停蹄接受采访,录制电视节目,并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也就不会饶有趣味和兴致地去炫耀。

 

沙莎并没有把自己当成英雄,经受了这些之后,她更愿意平和地做一些与日常工作无关的事情,比如收拾东西、做家务,真正地去关注生活本身。

 

心态越发成熟的变化也不是某次突发事件导致,而是在武汉期间与大家一起,一边经受不知何日返家的未知煎熬,一边咬牙克服眼下的挑战,通过这样的历练潜移默化,悄然发生的。

 

在武汉初期,北京援鄂医疗队内有近三成医护人员出现焦虑或失眠。每个人焦虑的原因不一样:有的因为穿防护服时间太长,担心自己身体出现问题;有的因为没能一直坚持在前线救治病人,过分自责;还有的受过往亲情关系的影响,把问题也带到了工作中,每天觉得自己做得不好,领导也有所针对,频繁做噩梦……

 

有的人需要安慰,有的人需要阐释,有的人则需要一些呼吸、睡眠的知识训练。面对起因不一的症状,沙莎与同事迅速反应,采用国际危机干预标准,反复对团体进行评估筛查,将心理问题划分为三个层级,分别给予不同的治疗方案。比如,第二层级,就可以到心灵驿站接受50分钟的正规心理治疗,到了第三层级,则会借助一定的药物治疗。

 

平日的工作决不允许心理治疗师处于模糊状态——几点开始,几点结束,都有严格的设置——但在武汉期间,情况特殊,生活与工作的界限被打破,治疗师与医护人员有医患关系,也像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既要并肩作战,又得随时随地提供心理帮助。沙莎常常在夜晚已经很疲劳的情况下,收到有人说睡不着的信息,或是心脏不舒服需要评估一下的请求,她总会打起精神继续服务。

 

她说,人们之所以感到焦虑、恐惧,常常是因为难以划清界限,把身边人的焦虑和痛苦,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多年心理治疗师的职业训练让她明白,自己能做的只是短暂陪伴,如果对方变好当然值得高兴,如果没有好转也不是自己的错,这样才不会陷入过分的自恋或自责。

 

至于抚慰人心的话,她朴实地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但愿每个人都能在疫情带来的困难和苦难当中有所收获,去主动寻找意义。”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