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拜登 离总统之位到底有多远?

稿源: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20-08-29

因为拜登足够平庸,民主党为了打败特朗普,需要一位能够被广泛接受的政治人物,以吸引中间选民,扩大支持基础,在桑德斯等人政治特色和标签过于鲜明的情况下,拜登的没特色反而成了最大的特色。

特约撰稿 赵灵敏 编辑 黄剑 hj2000@163.com

 

旷日持久的美国大选进入到了最后阶段。8月17日开始,民主党举行为期4天的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提名77岁的拜登和55岁的哈里斯作为本党的正副总统候选人,参加11月3日举行的美国大选,和共和党的特朗普/彭斯组合进行对决,决定2021年1月20日之后白宫的主人到底会是谁?而共和党代表大会紧随其后,将于8月24日至27日举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两党代表大会都将在线上举行。

 

4年一次的美国大选先要经历党内初选阶段,通过党内精英的互揭丑闻、捉对厮杀和本党登记选民的投票,把最有选民基础、最抗打击、丑闻最少、财力最雄厚的人选出来,这个过程一般既残酷又漫长,混战之下,很多众望所归者往往在这一阶段就败下阵来。

 

今年的民主党初选参选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二十多人,其中包括很多闻名遐迩的人物,比如,在年轻人中深孚众望、上次初选差点把希拉里挤下来的“老将”桑德斯,亿万富翁、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让华尔街闻风丧胆的前法学教授沃伦等人。由于人数众多,各不相让,本来预计,初选的过程会拖很久,没想到3月3日就分出了胜负。由于前副总统拜登在这一天同时于14个州举行的初选中取得压倒性优势,其他候选人纷纷退选,拜登很快就锁定了胜局,只等这次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进行正式确认。

 

拜登能脱颖而出,一方面是因为得到了黑人压倒性的支持,这主要是缘于他曾经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副总统,沾了奥巴马的光;另一方面,是因为拜登足够平庸,民主党为了打败特朗普,需要一位能够被广泛接受的政治人物,以吸引中间选民,扩大支持基础,在桑德斯等人政治特色和标签过于鲜明的情况下,拜登的没特色反而成了最大的特色。

 

如今,各项民调都显示,拜登的支持率明显高于特朗普。在被特朗普折腾了近4年后,连很多共和党人现在都旗帜鲜明地表示支持拜登。不过,很少人会斩钉截铁地预言拜登一定能赢,这一方面是因为有2016年希拉里大热倒灶的教训,大家普遍对民调的准确性心存疑虑;另一方面,真正硬碰硬的拜登VS特朗普对决还没展开,而特朗普是一个无法预测的人,人们不知道他为了胜选,会搞出什么样的“十月惊奇”。

 

距离11月3日的投票日还有七十多天,这将是决定拜登一生命运的70天,也是决定美国未来走向的70天。

 

平庸成了优点

 

拜登1942年11月20日出生于美国一个中产阶家庭,毕业于特拉华大学及雪城大学,于1972年当选美国参议员,是美国历史上第五年轻的参议员,也是特拉华州在任时间最长的参议员(1973-2009年)。他曾经先后担任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和外交委员会主席,并曾于1988年和2008年两度竞选美国总统,均告失败。拜登最为人熟悉的角色,是奥巴马的副总统,两人跨越种族和年龄的深厚友谊成了一段佳话。

 

尽管从政经历深厚,但拜登一直没能给人留下很鲜明的个人形象,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不断地出状况和失言。拜登政治生涯的第一个高峰,是1988年参加总统竞选。当时,他因为出色的演说赢得了“伟大的演说家”之名,但《纽约时报》曝出他在一次辩论中剽窃了当时英国工党领袖金诺克的原话。

 

雪上加霜的是,在此后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一位支持者问他智商如何,他的回答连他自己都觉得愚不可及。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当时说,我的智商比他高多了,接下来就滔滔不绝地讲我学生时代的成绩和获得的奖励。我不知道怎么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些愚蠢的话来。而且更糟的是,我都没意识到我在谈到学习成绩时吹了牛。”这些都足以让拜登的首次竞选黯然收场,他一度觉得颜面尽失,以至羞于上街吃饭。

 

另外,拜登在对女性的态度上也不够检点,身体接触往往过于亲密,以至于在担任副总统时期落得个“首席按摩官”(massager-in-chief)的绰号。在当时的政坛和新闻界,这还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笑话。但2017年末以来,随着妇女保护运动兴起,政客怎样对待女性受到了更加严格的监督。从2020年3月以来,陆续有女性站出来在媒体上发声,指控拜登的身体接触令她们不适。虽然这些指控的严重程度远远不及哈维·韦恩斯坦等人,但拜登在这方面的举止和时代脱节是肯定的了。

 

即便到了近几个月,拜登依然口误频频,比如他曾三次提及自己见曼德拉的经历,但三次的复述全不一致;他还说美国有1.5亿人死于枪支暴力,1.2亿人死于新冠肺炎,而美国目前的人口也就大约3.3亿。

 

由于各种小错不断,加上形象平庸,拜登本次参选起初并不被看好。民主党的初选舞台上,此前一直由桑德斯、沃伦等进步派引领风骚,他们倡导全民医保、向富人课以重税、大学教育免费、大麻合法化、给非洲裔美国人国家补偿。而拜登在这些议题上的立场趋于中庸,并不吸引眼球。

 

但在当下的美国,两党都在日益走向极端,人们在不同问题上的立场南辕北辙,完全没有共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选了桑德斯或沃伦为总统候选人,充其量只能守住民主党的基本盘,和特朗普各执一端,无法吸引到中间选民,对胜选显然不利。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的平庸,就不但不再是缺点,反而成了优点。

 

拜登有着半个世纪的从政经验,与特朗普在白宫的胡作非为形成鲜明反差;他与奥巴马搭档,做了八年的副总统,积累了很高的知名度和威望;他政治立场温和,能与白人工薪阶层打成一片,平易近人,亲和力强;多年来,拜登天天奔波于华盛顿的办公室和特拉华州的家中,每天晚上回去陪伴家人,经常和孙子孙女们坐在地板上玩耍。在特朗普胡作非为、毫无底线的治理风格的衬托下,拜登的智识和风度就显得尤为珍贵,看在中间选民眼中,也更为受落。

 

在给拜登选择竞选搭档的问题上,民主党也是贯彻这一原则。最初他们曾经想给他配一个进步色彩浓厚的候选人,以拉住民主党的基本盘。但随着拜登民调优势扩大和民主党内整合的完成,党内高层意识到,拜登不再需要能够帮助自己获得左翼支持的副总统候选人,而更需要一位对他在民调中的优势地位无害的人。

 

卡玛拉·哈里斯就这样浮出了水面,她有着牙买加黑人父亲和印度裔母亲结合的丰富血缘符号,10年前即打破纪录成为加州首位女性和非裔总检察长,2017年擢升史上首位南亚裔参议员和第二位黑人女参议员。哈里斯早早给自己取了动听的中文名字“贺锦丽”。在弗洛伊德事件余波未息的情况下,这些光环无疑将吸引到众多有色人种选民。而且哈里斯常年担任公职,已经过数轮严厉审查,没有被发现有什么实质性的黑料,是一个很安全的搭档。

 

而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虽然出色,但赖斯在利比亚班加西袭击事件上的表现,很可能会成为特朗普的攻击目标。

 

显然,拜登和民主党人的竞选策略是,设法把大选变成针对特朗普执政的全民公投,要做到这一点,己方就不能有明显瑕疵,不能反过来被特朗普带节奏,而要务必保证所有火力都对准着特朗普的失德,这样一来,安全不出错就成了民主党选人最主要的标准。预计在未来选战中,“一个建立共识的调解人”仍将是拜登的主打形象。

 

关键70天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拜登在民调中一路领先,但很多支持的选民称,自己做出选择的理由是由于特朗普,而不是拜登。也就是说,很多人是因为不喜欢特朗普而选择了拜登。

 

而从4年前的竞选到后来的总统任期里面,特朗普的支持率其实一直稳定在四成左右,从来没有过半,这显示一大半美国人其实是对他是持保留态度的。特朗普要连任,就应该扩大支持者的基础。然而,4年时间里,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从来只在乎自己的基本盘。他疫情中的表现,也使得自己的基本盘出现了流失。

 

观察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表现,只能说是不堪入目。在最关键的疫情初期,尽管他早早得到了专家的警告,却为了保全美国的经济和自己的选情,不予以重视,反复制造天下太平的假象,声称疫情是个骗局,很快会自行消失。即便是3月份疫情开始在美全面暴发,特朗普最先考虑的仍是美国的经济和股市,反对州政府的居家令。虽然后来因形势所迫,他接受了这一现实,却仍在不断推动地方早日重启。

 

在特朗普的号召下,部分共和党控制的州在4月底或5月初便过早选择了复工复学,这些州如今大都重新陷入了疫情高发的阶段,典型的就是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此后,特朗普又屡次外出时不戴口罩,坚持不遵守社交距离,没有起到以身作则的作用。

 

这些行为有相应的政治后果。比如,在佛罗里达,大批退休老人一直是这里最为重要的选民阶层,投票率和政治参与程度双高的他们是共和党近年来在这里赖以取胜的关键所在。但在新冠疫情的威胁之下,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州长德桑蒂斯的糟糕表现,让佛罗里达成为了美国疫情新的暴发中心,这个州就从毋庸置疑的共和党州转变成了摇摆州。

 

在黑人弗洛伊德之死的事情上,特朗普也没有扮演一个愈合民众心理创伤的角色,反而旗帜鲜明地站队,不断展示强硬,甚至不惜多次威胁要派军队上街维持秩序。这同样把很多同情弗罗伊德遭遇的中间选民推给了民主党。

 

由于特朗普的倒行逆施,甚至逼得一批温和派共和党人转投拜登,组建超级行动委员会为后者助选,最知名的是“林肯计划”,其创建者在《纽约时报》联名发表评论说:“美国总统之位是高于占据椭圆形办公室这一个人的。他们的个性会成为我们民族个性的一部分。他们的行动会变成我们的行动,因而我们大家都肩负责任。而他们是否愿意遵循法律和传统,也决定了现任和未来的领导人将如何行事。他们对秩序、文明和正派的承诺都会映射于美国社会之中。”

 

在越来越多的人不满特朗普的情况下,拜登只要自己不出错,就可以坐收渔利,这显然也是民主党的如意算盘。只不过丑媳妇终究还是要见公婆,未来和特朗普面对面的几场辩论,会是拜登接下来的一个难关。从电视辩论的技巧来看,特朗普显然更胜一筹。他非常善于攻击别人,抓住别人的小辫子,给别人起外号,而拜登是一个大嘴巴,经常说错话,到时会不会出现极端情况逆转选情,还真是不好说。

 

另外,大选还有很多技术细节。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新的选民登记量直线下降,而在竞争激烈州登记的选民则比以前更白、更老,更少属于民主党。也就是说,虽然疫情期间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民注册量都大幅减少,但民主党的减少量要大得多。如果之后这个趋势不改,2020年大选会是一次投票率很低的选举。这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意外的利好。还有,疫情期间很多人会通过邮寄的方式进行投票,这些人以遵守社交距离的民主党支持者为主,而眼下,特朗普任命的邮政局长正在搬走很多地方的邮箱,这势必增加投票难度,也对民主党不利。

 

此外,美国大选还有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所谓“十月惊奇”,也就是说10月往往会有一些突发性的事情影响到大选结果,2020年的惊奇是什么?新冠疫苗的研制进展,会不会在大选之前取得突破?这也会影响到美国的民情和中间选民的取态。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总第649期
出版时间: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