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后疫情时期的“提琴村”

稿源: | 作者: 秦斌 日期: 2020-08-13

东高村镇位于北京平谷区,距离市区约70公里,有着30年的提琴制造历史,素称“提琴之乡”。早在十年前,全镇的提琴产量已达20万把,产品远销海外,占世界提琴总产量的近三成。

图、文 秦斌   编辑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东高村镇位于北京平谷区,距离市区约70公里,有着30年的提琴制造历史,素称“提琴之乡”。早在十年前,全镇的提琴产量已达20万把,产品远销海外,占世界提琴总产量的近三成。

 

在东高村镇,成立于1988年的北京平谷华东乐器是华北地区最大的小提琴生产企业,产品包括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贝斯、二胡等。著名的小提琴家盛中国、吕思清、谢楠和美国国宝级小提琴家艾玛尔·奥利维拉,都拥有平谷出产的提琴作为演奏备琴。负责人刘云东介绍说:“以前全世界每三把小提琴,就有一把出自北京平谷东高村镇。每把琴只有一二百元,八成为低端产品。如今,向精品琴制作发展后,一把平谷提琴最高可卖到七八万元,质量的提升自然得到高端人士的眷顾。”

 

为了推动乐器产业转型升级,东高村镇借助提琴制造资源优势,打造了中国乐谷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降量提质,逐步淘汰低端初级琴制作,向中高端转型。如今,小提琴年产量由原来的20万把压缩至12万把,产值却从5000万元提升到8000万元。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制作系的刘尊飞,是乐器厂一名90后制琴师。13岁时,挂在墙上的整排的小提琴制作工具深深地吸引了他,从此他与提琴制作结缘,硕士毕业后走上了专业提琴制作的道路。在他看来,小提琴的制作堪比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质,而不是量。小提琴的制作工序从拼板、刮板、刻头、装头到油漆等,往往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才能产生一把品质优良的提琴。

 

疫情之前,小提琴供不应求,80%的产品远销海外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本以为今年会有个不错的销量,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销售一下停滞了。

 

国际市场受疫情影响巨大,“提琴村”开始瞄准国内市场,“现在中小学小提琴演奏越来越多,市场前景也非常广阔。”为了开辟销售渠道,刘尊飞加入了直播带货的行列,通过网络向消费者展示小提琴从选料到成品的工艺流程,介绍提琴文化。从线下转型线上,销售也慢慢地有所回暖。

 

乐器厂负责人刘云东感叹道,疫情的出现,让他对经营提琴产业有了更多的思考,下一步会加大提琴文化和在线教育培训的投入,完善提琴产业的结构。疫情的出现给“提琴村”带来了诸多不利因素,但同时也给产业提升带来了机遇。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3期 总第651期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02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