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痴迷《云南印象》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薛继业 日期: 2018-01-03

没有任何一台晚会能让人如此自然地任由自己宣泄兴奋,那些日常生活所必备的矜持、分寸、礼貌、客套,以及性格里的诸多小缺陷,似乎都被杨丽萍一件件地暂时收在自己手里,《云南印象》10周年庆功晚宴在短暂互相寒暄暖场后,毫不犹豫地走向了狂欢

痴迷《云南印象》 

 

没有任何一台晚会能让人如此自然地任由自己宣泄兴奋,那些日常生活所必备的矜持、分寸、礼貌、客套,以及性格里的诸多小缺陷,似乎都被杨丽萍一件件地暂时收在自己手里,《云南印象》10周年庆功晚宴在短暂互相寒暄暖场后,毫不犹豫地走向了狂欢。那些山里出来的舞蹈和歌声,似乎一夜间勾起了人们已经淡忘的、被重重禁忌深深捆绑着的本能,似乎歌舞教会了他们一个小小的咒语,能够暂时跳出自己沉闷的常态之壳肆无忌惮地快乐一晚,甚至原本死板的大厅和整齐沉闷的圆桌,都被那些兴奋的人群搅扰得生动了许多。开怀畅饮后冲上舞台的人们忘记了在场的专业舞者,满脸自信地胡乱扭动着自己,如刚刚结束的演出中那些青年般大大方方地展示着自己的快乐。

 

 

 

 

《云南印象》是令人惊艳和激动的,而我更多了份感动,感动于这种呈现背后的那点伤感,即使最偏远的地方,人们也或被动或主动或无意间放弃了他们千百年传承的那些令他们与众不同的东西,那些东西一去则无法挽回。《云南印象》向世界展示了文化的多样之美,让人们重新考虑多样文化的价值,重新考虑物质和幸福的关系,这些民族曾经与过去强大的汉文化共同存在了几千年,他们应该找到某种方式带着他们独特的文化继续存在下去。老子说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是民族文化能健康延续的基础,这就是尊严和对自身的骄傲。

《云南印象》的所有演员都是普通的少数民族青年,他们带着祖辈流传下来的歌舞,在阵阵掌声中看到了他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在其他人眼里是多么令人骄傲。当花腰彝的两个姑娘拉手唱出那此起彼伏的海菜腔对唱时,那声音和旋律美得让人酥软,我甚至觉得这旋律几乎无法用现代记谱法准确记录。姑娘们急快节奏的舞蹈游戏让人舍不得眨眼,而你看得出来,这些难度很高的歌舞,是她们家乡每个青年都可以参与其中的。《云南印象》并不像普通意义的歌舞,它带给人的是岌岌可危的真实,是有可能在很短时间内消失的美丽真实。整个演出,杨丽萍站在舞台一角,似乎在通过这些歌舞告诉大家,我们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不远处如此神奇地活着,他们装点了世界,他们身上可以看到纯粹的生命之美,如果没有外人的干扰,他们已经身在伊甸园。

好的舞蹈家注定是生就的,演出时似乎不是大脑在指挥肢体,而是肢体随着她的情绪自觉地运动着。动作经过长期的琢磨,已经深深融进舞者的心灵,让她们随时把想要的情绪再通过肢体准确释放出来。看完最后那场《孔雀》,我觉得那孔雀已经长在杨丽萍身上,那些细腻敏捷的动作带出的情绪和表情,只能由她的肢体再现,每一个动作的情绪含义、动作间连接速率的微小变化以及动作强弱带出的表情差异已经成为本能,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之间的分寸几乎完美,似乎她脸上永远只是轻微提示肢体动作带给人的情绪倾向,肢体表现出的强烈欢愉与脸上收敛的笑容间的轻微冲突,把火热的激情演绎得从容优雅,这种对美的深度认识和把握,年轻演员是很难做到的,所有这些加上性格因素和她纤细身材带出的独特气息,让这只孔雀注定无法模仿。真庆幸看了最后一场,孔雀舞会继续下去,但世上只有她这只孔雀最动人。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总第592期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