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娱乐】耍大牌的代价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莲 日期: 2018-01-03

“耍大牌”是所有明星在或漫长或短暂的从艺历程中都躲不开的遭遇,没有耍过大牌的明星以及没有遇到明星“耍大牌”的记者都不足以谈艺术人生

耍大牌的代价

 

 

张亮和儿子张悦轩(天天) 

《爸爸去哪儿》刚开播时,跟其他明星亲子档相比,张亮父子明显是来凑数的,但到了第一季结束,他们反而成了名望和身价蹿升最快的父子组合。走红之后,麻烦也接踵而来。在最近另一档节目中,照例捆绑出现的张亮和天天莫名其妙就跟记者发生了不愉快,还不是拒绝采访,而是相对更恶劣的——态度傲慢加无故中途离场。当然张亮的团队反应不算慢,不出一天,“很难接受采访”的张亮在小规模微信群中跟媒体记者解释并道歉,措辞也很诚恳,言简意赅,滴水不漏。“现在还没有自己的作品,公司对我规划是,等有好作品再恢复访问。现在的感觉是,每天都在讲同样的话,说同样的事情,我也不想一直晒我的家庭,曝光我家里的事情。”

“耍大牌”是所有明星在或漫长或短暂的从艺历程中都躲不开的遭遇,没有耍过大牌的明星以及没有遇到明星“耍大牌”的记者都不足以谈艺术人生。如果非要严格界定什么样的明星行为算是“耍大牌”,应该有多种情况,总结起来就是:傲慢、迟到、失约、拒绝采访,满足以上任何一点即为耍大牌,而这四者之间也往往彼此相关、瓜不离蔓,张亮主要算是最后一种,早些时侯另一位在大小屏幕都很红的男明星文章几乎4点全中,至于女明星们,小到梳头化妆的延误,大到影响开机杀青的延误,都有可能用“耍大牌”一言以蔽之。

 

文章 

从媒体角度来看,“耍大牌”既是一个容易的罪名,也是一个万能新闻点。若作为罪名,“耍大牌”不大不小,进可攻退可守,当然不算硬伤,跟吸毒嫖娼劈腿插足艳照门比起来,简直就是感冒与晚期癌症的区别。但是又过分好操作,一场新闻发布会、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一个正在宣传期的明星,如果质素平平又没有话题,炒作一下“耍大牌”几乎是手到擒来的,便利又十分安全,安全到只需紧接着出一个澄清稿,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所以,有时看娱乐新闻,既不要太当回事,也不能太不当回事,除非像文章那样365度乘365天地耍,而且从来不换梗,除了油泼面就是星巴克,也不想着创新突破一下。

耍大牌的边界往往由明星周边那些人决定。明星的不诚恳与狂拽酷炫还都可以美化为风格,例如谢霆锋在台上砸吉他就是年少叛逆,而汪峰仅仅爱穿皮裤登台就是矫情,这说明虽然同为明星,也没有什么公平可言。只要宣传和经纪人经验老到,会看人下菜碟,摸清媒体口味,或者有十足的掌控力,那么即便明星自己行为出格,也基本上靠表表态拉拉关系就能涉险过关。

更多时候,“耍大牌”代表了一种微妙的气氛,取决于明星本来的形象和气质,比如最新一季《我是歌手》里,韩磊坐在后台,明明有摄影机全程实录,他仍然豪气地表示这些跟他同台竞技的选手,这个“我不认识”,那个“是谁啊”,只有跟他性质差不多的韦唯才有跟他握手交谈的机会。歌手在节目中要有所谓的经纪人,在这个环节中,连韩磊都站起来跟自己的经纪人握手,韦唯却一直端坐沙发接受杜海涛的各种谄媚,也没见到有特别激烈的反弹,这种情况下,他们本身作为大牌,反而没有什么人说他们耍大牌。而媒体也好,看八卦的观众也好,似乎对名气不够的人耍大牌更不能原谅,比如这次张亮的事情——你才刚刚红多久,就学大明星拒绝采访,也未免太无礼了,反观已经成为大牌中的头牌如冯小刚,用一整部粗制滥造的电影来糊弄观众,被批评之后连刷7条“他妈的”微博灭差评,如此意气用事,如此骄横无礼,却没人用“耍大牌”来评价,反而成了一种可以用大幅版面来探讨的文化现象。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