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丨张卫荣 从明星企业家、囚徒到无罪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黄剑 日期: 2020-07-25

企业经营的法治环境的进步,增强了张卫荣洗脱罪名的信心。曾卷入经济纠纷、身陷囹圄两年零六个月的张卫荣,在出狱后的三年多里不断搜集材料、提出申诉,最终恢复无罪之身

本刊记者  黄剑  发自苏州、九江    图  黄剑

编辑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6月5日下午,张卫荣驾车从江西共青城返回老家苏州莲花岛。他在阳澄湖的这一片水域,有20亩蟹田。他预备在此休息一段时间,一面照看蟹田,一面等待法院的通知。

在这之前的几天里,他向共青城市人民法院提交了一份刑事自诉状,力图挽回他在过去十年里的损失。

张卫荣是在共青城投资的苏州企业家,2013年,因为与投资人发生经济纠纷被抓,之后被判入狱两年零六个月。2019年8月,他被改判无罪。自“代小权案”之后,他的案子也成了共青城甚至江西最受关注的商业事件。

 

企业家改判无罪

2016年3月25日,张卫荣走出江西德安看守所。在关押了911天之后,他终于重获自由。

“看到了灿烂的阳光,之前两年半的郁闷也消退了,只是感觉时间很快就晃过去了。”他离开看守所后,前往共青城看望丈母娘。老人身体不好,看到这位前女婿来看自己,说以为再也看不到他。

之后,张卫荣回到苏州老家,在莲花岛上一边休整,一边把自己过去几年遇到的事一件件翻出来,慢慢琢磨。

他脑袋里一直是懵懵的,不清楚为什么坐了两年多的牢。不过,他心里明白一件事,自己没有犯罪,“吃了一场冤枉官司。”在随后的三年多里,他不断搜集材料、提出申诉,最终把自己从囚徒变成了无罪之身。

2016年5月1日,在老家休息了一个多月后,张卫荣重返江西,第一站是南昌。他去了江西省纪委举报中心,又赶到位于八一大道附近的省信访局。在这之后,张卫荣回到共青城,找到案件的经办警察冯杰,自称被冤枉了。冯杰见到他,很惊讶,告诉他自己只是办事员,做不了主。

过了几天,张卫荣又到九江市人民检察院申诉。他一直在向江西、九江和共青城等地的相关部门递交材料申诉,希望为自己洗脱罪名。提交的申请没有回音,他有时也会觉得沮丧,甚至灰心,在莲花岛借酒浇愁,直到“代小权案”改判,他对翻案又开始信心十足。

2010年9月,手机研发商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经招商引资,入驻江西省共青城市,投资3亿人民币成立共青城赛龙公司,三年后产值即达40亿元。2015年,其创始人代小权突然以涉嫌“逃税罪”被逮捕,两年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代小权随后上诉。2018年2月11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撤销一审判决,宣判代小权无罪。此案在当时受到广泛关注。

宣判当天,张卫荣专程赶到九江中院,旁听庭审。宣判之后,他特意找到代小权,一起在九江中院门口合影。“整个庭审过程中,疑罪从无的理念、对证据的质证、有特殊专长的专家对部分证据的佐证等等,最终让代小权被当庭宣判无罪,这给了我信心。”张卫荣回忆。

几个月后,另一名更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也得到平反。这一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其无罪。张文中是物美集团创始人,此前曾入狱七年。

企业家柳传志在看完庭审直播后,对央视财经频道说:“一是为他高兴,也为我们自己高兴。”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也向媒体表示:“张文中被改判无罪,标志着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越来越好,也标志着我们国家会朝着依法治国的道路往下走。”

2018年1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曾发出《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明确指出要“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依法保护企业家的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同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召开会议,强调“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坚决防止将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

这一年,多名企业家如张文中一样被改判无罪。“2018年,很多民营企业家都平反了。信号就是要依法保障企业家合法权益、改善营商环境。我的案子就是把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我更增强了信心。”张卫荣看到政策变好,又受到代小权、张文中等案鼓舞,开始重新为洗脱罪名奔波。

从2018年7月开始,他又多次驾车从苏州前往九江,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和检察院提交申诉材料。这年11月21日,转机开始出现。“那天,共青城法院的窗口正式收取了我的申诉材料。”张卫荣对未来有了更多期待。他认为,申诉材料被法院收取,从法律程序上来说是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在此之前,共青城落马了一些官员,其中部分人正是张卫荣一直在举报的。“他们被调查,跟我的案子无关,但客观上减少了案子重审的阻力。”张卫荣说。

因为“代小权案”的影响,一些媒体也开始关注同在共青城营商的张卫荣。大量报道出现,也让张卫荣成为代小权之后,最受关注的共青城企业家。

张卫荣案开始引起更高层的重视。2019年初,江西省相关负责人责成该省政法委介入,并由九江市政法委组成调查组,对此案展开调查。5月7日,张卫荣收到江西省共青城市人民法院发来的《再审决定书》。

2019年8月6日,张卫荣虚开发票罪、职务侵占罪及挪用资金罪案在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法院当庭判决:张卫荣无罪。

 

共青城工厂

在关押911天、维权三年之后,企业家张卫荣最终为自己洗冤成功。不过,因为这一变故,他早已一无所有。他在江西共青城和九江的公司已经没了,资产被查封,苏州的房子也被拍卖,甚至婚姻也结束了。

张卫荣生于1969年,从小生长于苏州莲花岛。当地人一直以种田和养蟹为生。改革开放后,许多人开始经商、办工厂。受这种氛围影响,张卫荣很早就开始自己做生意。

1989年进入大学后,他经常把老家乡镇企业生产的服装带到学校,在附近的街道摆地摊。“那时候物资紧缺,东西很好卖,而且我挑的货都是外贸商品。”到1992年毕业,他已经有了3万元存款。

张卫荣最初做手机配件生产。2006年,光伏行业兴起,他觉得这个市场会很大,筹集了一笔资金,在苏州富泰路建了一座厂房,转行生产光伏产品。经营几年,年销售额近3000万。

2009年初,江西省政府驻江苏办事处的一名干部到苏州招商,邀请张卫荣去江西考察。那时候,他的工厂正准备搬迁。3月,在这名干部的安排下,他和另外六名苏州青年企业家一道,去了江西新余、九江和共青城等地考察,最终决定把工厂搬到共青城。

“我前妻是共青城人,当时她和我老丈人、丈母娘都反对我去共青城投资建厂,他们觉得离家远,担心我对当地不了解,也担心我可能是一时冲动。”张卫荣不以为意。

当时苏州的光伏企业聚集,竞争激烈,土地、人力价格也较高。张卫荣的工厂订单越来越多,需要扩大产能。而共青城的土地、人力成本等更有优势,当地政府为了吸引投资,也给予了多项政策优惠。

“苏州工业用地每亩要17万多,共青城的价格是每亩4万。”张卫荣卖掉了苏州工厂,在共青城购买了150亩工业用地,注册成立江西启维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启维”),于2009年8月26日与江西共青城开发区签署投资合同及投资协议。

张卫荣也有顾虑,在签协议时,他希望补充一条:“企业和政府产生矛盾时,不得以偷税、漏税或注册资本抽逃等罪名,把企业老板抓起来。”不过,当时的共青城开发区工业新区服务中心主任邹秀峰说,这样写太难看,绝对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2009年9月,张卫荣启动共青城工厂,年底正式投产。新工厂投资3000万元,厂房两万平方米,员工150人。2010年前后,正是光伏行业最鼎盛的时候。半年不到,他的工厂每个月已经有2000万销售额,员工也增加到330人。“供不应求,订单来不及做。”他向《南方人物周刊》回忆。

江西启维投产以后,发展迅速,俨然成了当地的明星公司。各级领导经常会带队前来参观视察,“有省一级的干部,也有省里的其他企业人员,有时候一天好几队。我们有一个副总专门负责接待。有时候工人休息,还从外面找人换上工作服,应付视察。”张卫荣介绍,因为当时共青城的企业并不多,整个工业园只有十多家,当地政府也希望鼓励并吸引更多企业到此投资。

自从入驻共青城,当地政府一些官员希望张卫荣能尽快扩大规模。投产半年,一些领导经常找到他,要求他争取次年把生产规模扩大至10亿元。彼时,位于江西新余市的光伏企业江西赛维已成长为“百亿”级别的公司,九江也出现了“20亿”级别的同行企业。

“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的实力、资金来做。如果市场销售渠道没建立好,把规模提上去,以后会出问题的。”张卫荣不想过于冒进。

 

失去公司

2010年下半年,张卫荣开始有了资金压力。为了增加生产线,他需要更多资金。

这一年8月,他经常在苏州都市花园的别墅里打电话,寻找投资人。邻居陆福荣听到他的光伏项目缺钱,想找人投资,便说要帮忙。陆福荣也是商人,比他大11岁。两人因为是邻居而结识,经常一起聊天,关系熟稔。

不久,陆福荣把商人顾三官介绍给张卫荣。顾三官在苏州颇有名气,以钢材贸易起家,涉足过地产,长于资本运作,持有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股份,自称“投了两百多家”。

“张卫荣跟我说,他在共青城有一家光伏工厂,每个月赚一千多万,只缺流动资金6000万元,就能弄得怎么怎么好。”顾三官对《南方人物周刊》说。

顾三官表示愿意与张卫荣合作,他计划在共青城买1500亩地,修建一座标准厂房,要把启维做上市,之后还建家具城、建材市场。“他说计划投80亿,给我描述了这样一个蓝图。”张卫荣介绍。

2010年国庆期间,双方签署了“框架投资合作意向书”。顾三官称,张卫荣愿意以6000万元出让江西启维96%的股份。“我们股东签完字后交给陆福荣,他再拿去给顾三官、陈景庚(为顾三官给启维做尽职调查的会计师)签字。”张卫荣称,这只是合作意向,并没有最终确定。

10月8日上午,张卫荣因要出差,把江西启维的公章、法人章和财务章交给陆福荣保管。“我对陆福荣很信任。”他称。第二天,张卫荣搭飞机从南昌飞往上海。10日,他和两名同事前往美国,参加展览会,18日回国。在此期间,顾三官通过其控股的江西共晶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共晶光伏”),分别于10月9日和12日汇给江西启维两笔资金,共8000万元。

共晶光伏所在区域 

回国之后,张卫荣找陆福荣收回江西启维的公章,被拒绝。“他说顾三官给启维汇了款,并已支付出去很多。”张卫荣听到陆福荣如是说,觉得惊讶,要求查看账目,也被拒绝。由于公司治理不够规范,江西启维当时甚至没有专门的会计人员,只有一名出纳。他发现自己已经对一手创立的江西启维失去控制。

江西启维原厂房所在地

之后他又多次找顾三官和陆福荣处理此事,未果。2010年10月25日,他让一名部下在《九江晚报》上,刊登江西启维的公章和财务章遗失作废声明。

顾三官则称,张卫荣在收到8000万汇款后,单方面中止原定股权转让约定。他向《南方人物周刊》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2010年10月17日,张卫荣曾给陈景庚发短信说,取消双方合作。“不跟我合作了,我就说这样,你(张卫荣)这8000万是算借我的钱,写了个借条。20号必须还我钱。他全部答应,到了20号没有还,我们后来就到法院起诉他。”顾三官说。

10月26日,江西启维的厂房、设备、仓库被共青城市人民法院查封,账户冻结。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就此停滞。

“我不知道汇进来多少款。我们双方的合作意向是个人投资进来的,具体金额和股份还没确定。”张卫荣称,直到多年以后案件重审,看到这两笔汇款凭证,才知道有8000万元转入江西启维账户。“2019年2月,我第一次看到有一张借条说江西启维借了顾三官8000万。”

本刊记者看到的一张借条复印件显示:江西启维向共晶光伏借款8000万元整作为流动资金,月息按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借款期为15天。落款日期为2010年10月8日。借款人处只有江西启维公章,没有法人张卫荣的签名或印章。

2010年11月10日,张卫荣收到一份诉状,要求江西启维偿还共晶光伏5649万元。“当时启维在顾三官他们控制下,我不知道任何账目往来。”张卫荣称。

 

经济纠纷变成刑事案

2010年11月18日,在时任共青城开发区工业新区服务中心主任邹秀峰办公室内,张卫荣及四名小股东与顾三官、陆福荣等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将江西启维(此时已更名为共青城荣昌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顾三官、陆福荣等,价格为500万元。

“在政府做工作后顾总口头接受。”顾三官提供给《南方人物周刊》的一份“事情经过”记录显示。

张卫荣则称自己在被胁迫之下签订此协议。“转让价格,顾三官从最初的3000万,跳到1100万,后来又变成500万。”张卫荣称,签订协议前,陆福荣曾经找过他说,顾三官掌握他涉嫌注册资本出逃的证据,让他认错。

“这个行为确实有,我也怕坐牢。”张卫荣说。他在成立江西启维时,借了1500万元,注册成功后,便取出还了。不过,全国人大在2013年底修改公司法,这一行为之后不再入罪。

转让协议签订之后,张卫荣多次向顾三官讨要500万元转让费,被拒。顾三官称,经过核实,发现江西启维过去有数笔应收账款,客户不予承认。“如果收不到应收账款,(转入协议)就没有法律成效。”顾三官对《南方人物周刊》说。

双方进一步交恶。2013年下半年,张卫荣起诉顾三官等,试图索回工厂。因为这一起诉讼,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共青城欧唯诺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原江西启维,更名为共青城荣昌光伏科技有限公司,顾三官控股后改“欧唯诺”名,下称“欧唯诺”)价值5000万元财产。

2013年8月至9月,顾三官控股的欧唯诺先后三次向共青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称张卫荣涉嫌虚开发票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同年9月26日,张卫荣被共青城市公安局刑拘。

被拘之前几天,当地几名官员与顾三官的代表在共青城开过一次调度会,会上决定刑拘张卫荣。2018年末,共青城市人民法院受理张卫荣案再审申诉后不久,邹秀峰给张卫荣发来短信,证实召开了这次会议。

“你查封顾总公司后,顾总几次找政府。黄斌书记组织开过此事专题调度会。我作为分管园区领导自然参加了会……我真不希望你们把事情闹大。后来,共青公安介入,才导致事情不可控。”邹秀峰在短信中写道。黄斌时任共青城市委书记。

2017年,黄斌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40万。黄斌的妻子叶美娥后来去监狱看望他,他也曾提起这次调度会。叶美娥对《南方人物周刊》说,黄斌于2013年6月调任共青城,与张卫荣不认识,也不了解。

而参与这次调度会的时任共青城公安局局长张晓林也因涉嫌受贿、涉黑等,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调度会所涉及的多名官员,目前或已落马、或被降职,不过与张卫荣案并无关联。

2014年12月24日,共青城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判处张卫荣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张卫荣不服,提出上诉。之后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该案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15年11月25日,共青城市人民法院判决称,张卫荣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以虚开发票罪,判处张卫荣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

2016年3月25日,张卫荣刑满释放,三年多以后,他被改判无罪。

 

出狱后的生活

华灯初上,张卫荣和朋友来到九江的一家江西餐馆。他点完菜,便出门转入隔壁的烟酒商店,买了一瓶四特东方韵。他每天都会喝一点白酒,低落时喝得多,高兴时喝得更多。

这是2020年6月的一天,他觉得这天值得喝几杯。过去两天,他做了两件事:处理国家赔偿问题和向法院递交自诉状。这是改判无罪之后,他觉得最重要的两件事。

自从被改判无罪后,张卫荣便通过律师开始申请国家赔偿。2020年2月3日,共青城人民法院对张卫荣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其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38万余元。

张卫荣还向共青城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刑事自诉状”,起诉苏州商人顾三官等人涉嫌合同诈骗罪和诬告陷害罪,非法骗取他在共青城的公司。他希望通过这一方法,挽回原江西启维的资产。

法院接收自诉状后,他特意回到共青城市公安局。不少人认出他,主动过来打招呼。“他的案子,我们这里差不多的都知道。”走廊里,一名警官说道,并邀请他忙完之后,去办公室聊天。

他到这里,是为了找曾经办理他案件的两名警察,希望碰碰运气,让两人为他提供证据。不过,在刑侦大队的办公室里,两名警察并没有透露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给他。

自从出狱后,他一直想通过法律手段索回失去的资产。而在顾三官看来,自己才是被张卫荣骗的那位。

只要不跑案子的事,张卫荣大多时间在莲花岛老家。曾有一家光伏企业邀请他加盟,但因为案子的缘由,要经常往返于苏州和九江之间,他只好婉拒。

2020年5月,张卫荣在去往阳澄湖蟹田的船上

在莲花岛,他养了20亩大闸蟹,并与当地一些蟹农合作,挑选优质大闸蟹在网上售卖。这是他出狱之后的重要生活来源。他还在岛上开了一家农家乐,自己学着做叫花鸡,期待在疫情彻底消失之后,可以逐渐红火,然后再交一个女朋友,结婚,开始新的生活。

(实习记者林澜、李彤、熊韧凯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