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歌手去哪儿?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不有 日期: 2018-01-03

续集很难叫好,不叫好未必不赚钱。《我是歌手》第二季的播出,似乎继续证明着这一点


韦唯

韩磊

张宇

续集很难叫好,不叫好未必不赚钱。《我是歌手》第二季的播出,似乎继续证明着这一点。首播收视率竟被央视两个音乐节目赶超(据央视公布的全国网数据,截稿时未见湖南卫视常年称霸的城市网结果),但第二季的冠名权早就卖出了2.35亿,整体广告值预估达13至15亿。

观众的新鲜感是有保存期限的,就连节目中的歌手看到彼此的反应,也不再那么惊讶。有了上一次的训练,所有人都有了心理准备,没那么容易入戏了。

经过各大音乐节目的狂轰滥炸,华语乐坛的新人老将几乎已经被翻了个遍。第二季目前的人选非老即新,缺少了羽泉、陈明、沙宝亮那样的中生代,因此出现了一个相当尴尬的代沟。邓紫棋、周笔畅和曹格坐在一侧交头接耳,韩磊、韦唯和罗琦几位“老师”则在另一侧正襟危坐,身兼主持人的张宇也很难从中调和。后期转型主持的他,说话已经有了程式化的腔调,没有初次主持的新鲜——他现在说的比唱的更好听。

更重要的是,上一季的羽泉在内地歌坛奋斗多年,对港台流行音乐亦有了解,跟谁都能套点近乎,而身处彼岸的张宇多少只是看客。这毕竟是个内地节目,节目中韩磊说的一句话切中了要害,他说自己好像回到了90年代,那时也是现场乐队、现场观众,歌手在前面真唱,还有同行站在后台偷听。对于现代中国而言,流行音乐毕竟是个新鲜事儿,一开始大家都在琢磨,从港台汲取灵感。黄绮珊、陈明都来自最先崛起的广州乐坛,是这个过程的亲历者。那时人们最在意的是歌手能不能唱,而不是够不够美。韩磊、刘欢们得以走红,在文艺晚会和电视剧主题曲的助推下,直接被送进了艺术家的殿堂,而亲近港台的那英、王菲们则走向了另一条商业化的康庄大道。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切换中,黄绮珊落了单,她错过了成为艺术家的机会,必须等待多年,重新在商业大潮中变现自己。

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如今,港台歌手北上已不新鲜,新的资源互换也正在发生。快男超女登上央视,晚会歌手却来到湖南,从青歌赛一路发展到选秀的流行乐坛,似乎完成了和解——只有收视率,没有隔夜仇,一切为了观众。正是《我是歌手》,把观众的兴趣从芒果台一手开启的草根偶像重新转回实力唱将。但在大众娱乐时代,光是唱得好依然不够,还得加上真人秀,设计一个竞赛/游戏的环境,其他节目也必须玩花样,导师、盲选、公益、联队等等,都是找个刺激。

第二季首播,就连特意为增加戏剧效果设置的经纪人也有所收敛,不变的是观众的反应,他们显得更加激动了。曹格把年轻人唱哭,韩磊把中老年人唱得站了起来。这个效果并不假,观众要么以为歌里唱的是自己,要么把那歌当成了时光的替代品,这从来就是流行音乐运行的奥秘。这是楚门的世界,也是一面黑镜,在装备顶级音响的密室里,音乐的魔力就是最大限度地释放感情。这也是为什么流行音乐始终是娱乐节目的主流,电视台不依不饶开发新形式,仿佛掐住了观众的七寸,谁也不愿意放手。另辟蹊径的节目往往不痛不痒(体育、演讲、社会责任等等),而成功者如《非诚勿扰》《爸爸去哪儿》,都是剥开了表皮,直接把爱情、亲情掏出来给你看。如果想拿人的头脑做文章,就更冒险了。与《我是歌手》同时开播的另一个节目,收视平平。一位北大心理系副教授登台成为评委,网友喜欢他的帅气,但厌恶他的语气,让他“滚蛋”,他们的理由是:天哪,你也太理性了!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总第605期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