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丨首尔市长之死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赵灵敏 日期: 2020-07-22

这样一个靠支持女权来立身的政治人物,一旦性骚扰指控坐实,后果可想而知

特约撰稿  赵灵敏  编辑  孙凌宇    rwzkzx@126.com

 

7月10日,韩国警方找到了前一天失踪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的遗体,证实是自杀,无可疑之处。朴元淳现年64岁,维权律师出身,和总统文在寅同属进步阵营,2011年首次当选首尔市长,去年赢得第三届任期,口碑甚佳,深孚众望,突然选择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告别人世,让韩国社会震惊不已。

此前一直有一种说法是,朴元淳是文在寅属意的接班人,他的自杀是保守阵营迫害的结果,是对手提前在为下一届大选做布局。这种说法没多少根据。朴元淳和文在寅同在1980年取得律师资格,并一起在司法研修院学习了两年,但两人关系并不密切,文在寅的回忆录有大量篇幅提到卢武铉,但完全没提到朴元淳。

朴元淳此前一直做律师,最近十来年才进入政坛,根基比较浅,而且是地方领导人,在国家层面,他还算不上大佬。至于文在寅的接班人,目前广受关注的人选包括前总理李洛渊、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前内政部长金富谦等人,朴元淳还排不上号,只是支持他的选民一直有这种想象而已。

7月10日,韩国首尔,救援人员连夜搜索,找到市长朴元淳的遗体

从目前显露的迹象看,导致朴元淳自杀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性骚扰事发,无脸见人,羞愧之下走上了绝路。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在朴元淳自杀前两天,他的一位前秘书前往警局提交举报书,称从2017年担任朴元淳秘书以来一直遭到对方的性骚扰,朴多次对其“肢体接触”并用聊天工具发送“不当”信息,而且表示“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受害者”。

在接到报案之后,接警警察以案情特别重大为由,紧急向警察厅长等韩国警方高层汇报了相关情况。为了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首尔地方警察厅正准备调整日程安排以传唤朴元淳。而由于朴元淳自杀,按照韩国法律,案件随当事人死亡自动终止。

从人均GDP来看,韩国已经超过了3万美元,是毋庸置疑的发达国家,而目前全世界同时满足人均GDP超3万美元、人口超5000万的国家,不过七个而已,韩国在经济上的成就确实很耀眼。但与此同时,韩国社会仍然保留着大量封建残余,其中的一个表现就是女性地位低下。韩国社会特别讲究长幼尊卑秩序,在韩剧里边,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个老板当众辱骂殴打下属,而对方只能默默承受;在这种文化之下,一个有权有势者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无权无势者除了接受,可能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最终,女性成了这种文化氛围最大的受害者,张紫妍事件、前一段时间发生的“N号房事件”就是明证。

但近年来,韩国女性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不再愿意隐忍,而是站出来坚定维护自身权利,整个社会对性骚扰的态度也从过去的不当回事甚至谴责受害者,转向对加害者的不容忍。从娱乐圈到政坛,不少明星人物因此倒台。比如著名导演金基德、国民诗人高银,以及政治明星、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等等。安熙正更因为被控性侵女秘书获刑3年6个月,前途尽毁。

而朴元淳的问题在于,他此前恰恰是因为替被性骚扰的女性打官司而声名鹊起的。朴元淳出身贫寒,自小读书非常努力,并于1975年考入首尔大学社会系,但因参与反政府游行,入学数月后即遭拘留,并被首尔大学开除学籍。之后再次考入檀国大学历史系,于1980年通过韩国司法考试入读司法研修院,1982年获分配至大邱地方检察厅任检察官,入职半年后因为拒绝参加死刑执行程序而辞职,之后长期以人权律师身份活动。

1993年,朴元淳成为了“首尔大学助教被性骚扰”一案的原告律师,经过长达6年的奔走抗争,终于赢得胜诉判决。这个诉讼在韩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6年间,朴元淳推动性侵议题首次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并从法律层面改写了“性侵”概念,他也因此被韩国女性团体联合会授予了“年度女性运动奖”。“一战成名”的他就此成为韩国国内的知名人物,为日后的从政打下了基础。

担任首尔市长后,朴元淳设立了首尔两性平等委员会,推行了许多保护女性的政策,曾多次公开表示“要加强对女性的支援,坚决抵制性暴力”。

这样一个靠支持女权来立身的政治人物,一旦性骚扰指控坐实,后果可想而知,民众的受骗感不仅会让“两面人”朴元淳身败名裂,亲友也会受到牵连而蒙羞。在后果出现前自杀,至少能赚取同情分,保全亲友,事实真相同时也就无从追究了。

朴元淳的自杀,是韩国男权社会的悲剧,也给文在寅所在的进步派阵营和执政的共同民主党敲了警钟。朴槿惠的贪腐丑闻让保守派阵营元气大伤。在2016年国会选举、2017年总统大选、2018年地方选举以及今年国会选举中,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已获“四连胜”。尤其在今年4月进行的第21届国会选举中,执政党大获全胜,在300个议员席位中夺得过半数的180席,这种一边倒的局面在韩国政坛非常罕见。

但在风光之下,进步阵营已经连续因为丑闻而折损大将。2019年9月,上任法务部长官仅一个多月的曹国因为女儿入学等问题宣布辞职,目前和妻子仍在接受调查。2020年4月,71岁的釜山市长吴巨敦突然宣布辞职,原因也是涉嫌性骚扰。曹国和吴巨敦都是文在寅的亲信。这些丑闻让人对进步阵营的操守和道德水平疑窦丛生,很多人意识到他们也没比保守派好到哪里去。而文在寅的任期已经进入下半段,按照韩国政坛的规律,裹挟总统的惊天丑闻随时可能上演,保守和进步两个阵营的反转也是指顾间事。朴元淳的自杀,但愿只是他个人操守不严的个别事件。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