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维多利亚湖生死录

稿源: | 作者: 李艾霖 日期: 2020-07-21

位于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之间的维多利亚湖是非洲最大的湖泊,世界第二大淡水湖,仅次于北美洲的苏必利尔湖。“复杂美丽的维多利亚湖生态系统,在环保主义者眼中丝毫不逊于伦勃朗的绘画,却永远地消逝了。”

位于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之间的维多利亚湖是非洲最大的湖泊,世界第二大淡水湖,仅次于北美洲的苏必利尔湖。“复杂美丽的维多利亚湖生态系统,在环保主义者眼中丝毫不逊于伦勃朗的绘画,却永远地消逝了。”荷兰生物学家泰斯·戈尔德斯密特曾在这里从事研究,然后把这份遗憾写成了《达尔文的梦幻池塘:维多利亚湖上的悲剧》。

 

201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布的《维多利亚湖盆地淡水生物多样性》报告称,维多利亚湖中有近20%的淡水生物面临着物种灭绝的风险。过度捕捞、水葫芦过度繁殖以及严重的工业污染依然是维多利亚湖盆地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最大原因。

 

自1950年代起,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尼罗河尖吻鲈被引入湖中,用以增加湖区渔业的产出。但是体形庞大的食肉鱼尖吻鲈繁衍迅速,疯狂吞噬本土的鱼类,至少有两百个鱼种自此灭绝。

 

另一主要入侵物种则是原产于南美洲的水葫芦。自1980年代开始在维多利亚湖传播,现在厚厚的水葫芦覆盖着湖岸,严重影响船只交通,掠夺水中动植物赖以生存的氧气,并为蚊子和其他疾病携带者提供了完美的繁殖地。

 

当地人大多依靠渔业产业链生存,数百万人靠湖吃湖,人口的日益增长也带来了过度的捕捞。近年来,乌干达派出军队打击非法捕鱼,坦桑尼亚政府也部署了警察和渔民巡逻队。尽管打击偷猎逐渐军事化,但非法的捕捞和交易仍然在法外之地继续着。

 

与此同时,非法的采砂作业也正在“报复性”地侵蚀着湖岸边的城市。未经处理的废料和垃圾被直接排入湖中,肯尼亚的基苏木、乌干达的恩德培和坎帕拉、坦桑尼亚的姆万扎和布科巴等地区都深受其害。

 

基苏木省省长彼得·安阳·尼永奥教授警告:“必须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否则在未来的50年里,维多利亚湖就会消亡。”

 

然而,维多利亚湖周边经济贫困,大多数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9元——在这些每天需要为生存而斗争的人眼里,环境保护问题显得过于缥缈。

 

维多利亚湖看似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资源,但其生态系统早已不堪重负。当地人虽也发现今时不同往日,但生态崩溃的毁灭性后果却几乎无人知晓。对于湖岸周边的政府而言,如何在人们的生存困境和维多利亚湖的生态保护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显得迫在眉睫。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总第646期
出版时间:2020年09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