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丨刊中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20-05-07

新冠病毒如何暴露我们陈旧教育体系的弱点

新冠病毒如何暴露我们陈旧教育体系的弱点

周一,基尔的歌德社区学校在体育馆为高中考试做准备:50张桌子各相距两米摆放,配备消毒装置,门保持打开状态。德国的高中毕业班学生并非唯一想重返校园的人,隔离在家的学生们越发觉得像被囚禁,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也逐渐紧张,于是教室成了很多人的希望之所。少数学校逐步开始复课,复课的速度与持续时间不是由学生、老师、父母甚至文化部长决定,而是感染人数,以及如何成功地将病毒挡在校园之外。接下来的几天里,约有一百万学生返校,5月4日起还将有更多。学校因此成为一个研究实验室:1090万学生,44000所学校,实验主题是如何重新启动全速停止的机器。而复课的现有条件也很糟糕,此前校长们就抱怨缺少教师,要在密闭的教室中上课,电脑等设备也很陈旧。如今,在承受新冠防护的特殊负担下,仅用几天准备就改善多年来失败的学习条件更是无稽之谈。使用WiFi进行远程学习必须继续进行,但是在新冠之前,大多数学校甚至都没有教师和学生共享的WiFi。启动复课将无情地暴露教育体系的缺陷:有些学校缺乏最先进的技术,教育中还存在官僚主义。所有这一切正在阻碍教育的发展。但与此同时,这场危机也为德国学校开辟了一个新机会:分析自身现状。

 

日本的核酸检测为何这么慢?

在日本,核酸检测体制并未跟上感染者增加的趋势。由于检测实施缓慢,从发病到确认呈阳性期间长达一周,确诊所需时间越来越长。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重症化的人在发病7天以后出现肺炎症状恶化。在强化检测体制成为课题的背景下,扩大委托检测能力仍有富余的民营机构等进行样本检测成为当务之急。从进入4月中旬之后的核酸检测的实施数来看,日本维持在每天8000件左右。民营检测公司的受托件数为2000件左右,其余由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和地方卫生研究所等公共机构承担。转向民间的阻碍因素之一是日本医疗界注重实绩而轻视速度的惯例。日本各自治体的指定医院明显倾向于把检测工作委托给地方卫生研究所而不是民间。某民营检测公司表示,“传染病由国家承担的观念根深蒂固。”另外还存在主要由民间承担的轻症患者的样本检测难以增加的问题。按照当前规定,发烧达到身体不适的程度并不能马上就接受检测。一方面,民营机构也正苦于采购核酸检测设备。新冠疫情正在全球持续扩大,“已经发展到设备的争夺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月6日表示将把每日的PCR检测能力提高一倍至2万件,但进展缓慢,政府方面的危机感在也在逐步加强。

 

ZOOM的风光和争议

9年前,当Zoom创始人袁征离开了供职多年的思科,准备开公司做视频会议产品时,所有人都说他疯了,理由是“这个市场太拥挤了”,微软的Skype、思科的Webex、谷歌的Meet等已经在这个行业盘踞多年,但他依然自信Zoom能活下来。因为在和客户打交道时袁征发现,一谈到视频会议的使用体验他们就很不开心,他自信能做出一款让用户开心的产品。2019年4月,Zoom在纳斯达克上市。虽然 Zoom 的最初定位是商务场景,但由于近几个月全球疫情的暴发,无法出门的用户用Zoom开会、上课、做培训、健身、探亲、访友、看医生,甚至连办婚礼、开葬礼这样的事也被Zoom承包了。在3月的最后一个周六,一天之内就有300万人下载Zoom,其股价在3月份上涨了44%。而随着用户量的暴增,Zoom的隐私安全问题也全面爆发,有人可以在未被邀请的情况下闯入和搅乱视频会议,这导致用户对Zoom的信任有所降低,SpaceX、NASA和新加坡政府都宣布禁止使用它。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