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眼丨那些拥抱变化的老教授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邱苑婷 日期: 2020-05-07

六七十岁的老教授都能坦然拥抱变化,我们还有什么可固执的?

一连几天,进入工作状态前,我都会习惯性打开一间直播自习室。

屏幕很干净,一小盆加水的玻璃绿植,加湿器白烟氤氲,只有白噪音和敲击键盘的声音。这篇稿子正是配着这样的白噪音完成的。我莫名感到某种心安,是许多人同时在图书馆的那种心静,你知道有人正陪着你,不管Ta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某一瞬间,我似乎触摸到了这个选题的意义。在操作之前,我好奇,为什么有人会把自己每天自习的枯燥过程拿来直播,又有谁看呢?然而当你真正成为那个语境中的参与者,你才会知道,原来直播自习背后的动机如此简单——真正的学习从未改变,它本质上是一个学习互助监督小组,只不过被搬到了线上。

这个选题最初诞生于一句年轻人间常流传的玩笑话,“我竟然在B站搞学习!”这个文化观察的出发点来自一家平台,似有给人宣传之嫌,但实际是因为,要谈青年文化的变迁和更新,就几乎不可能逃开对B站的观察与讲述。B站早已不只是“B站”,正如抖音快手也不只是“抖音快手”,在大多数语境下,它们不仅是一个网站或平台的代称,更是一个平台所承载和代表的群体文化缩影。而在青年亚文化的领域,在A站(Acfun)悄然落寞之后,B站逐渐成为了几乎没有竞品的一家独秀,甚至成为了年轻人之间的某种暗号。也是透过这个窗口,你可以看到当下全面生动的青年亚文化缩影。

当娱乐起家的平台介入知识付费领域,变化发生了,可真正有意与前代产品主动拉开距离、主动反思二手知识弊病的平台,依然不那么多。我愿意去讲述这个知识付费暗涌的新潮里活泼的那些力量,在我看来,他们不是哪个公司或平台的代表,而是一种青年的发声,代表着年轻一代职场人面对商业规则的强势立场。我也因此不愿过多去讲述那些走老路、走容易的路的平台和人,他们依旧用讨巧的方式吸睛且吸金,但正如我一直所持的观点,“听来的知识是要不得的。”

这句话是采访时戴建业老师说的。编辑建平看到这句话后疑惑:所以听戴老师的课,得到的是要不得的?

“得到的是乐趣嘛。”我回他。他说那他们都挺明白的。

实际上,他们不仅明白,而且心态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开放。赵峥老师已经七十多岁,是那种看稿、改稿都要打印出来手写的老派学者,可依然对青年人的网站有着各种真诚的好奇。采访结束整整一天后,他还特意发信息给我,说希望我在稿子里强调一下,他对这种做法很赞赏。他的希望,无非是多点几盏灯。

戴建业老师更夸张,他把自己入驻抖音、今日头条、B站、百家号的文章都发给我们参考,文词之间充溢着与广大网友交流的喜悦。和戴老师说话,你的音调不自觉会提高两个八度——他语调里洋溢的激情会让你感到,你绝不能辜负对方的热切。也是用同样的好奇,他耐心听我解释什么是B站、什么是弹幕,说要认真选择几个好的平台录制课程——以前他总觉得著书立说才是正事,不过现在,他的想法开始变了,甚至会说出诸如“短视频是视频中的绝句”这样的话。

六七十岁的老教授都能坦然拥抱变化,我们还有什么可固执的?

网友评论

用户名:
你的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6期 总第634期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17043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
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